北极雪橇

注册日期:2016-08-17
访问总量:1410251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我的老师韩伯年


发表时间:+-

                                                        我的老师韩伯年

 

                                                              北极湖

 

小学五年级一开学,我们班换了一位新的班主任,住在我家楼上的小天才,双百生张正平(几乎每次语文算术考试都是百分)消息灵通,提前好几个礼拜就告诉我说,我们叁班要来一位新老师,男的,刚从师范毕业,倍儿年轻。

 开学第一天,同学们准时来到教室坐好,随着一声铃响,一位穿深蓝色中山装的小伙子走近教室,他人显得特别精神,看上去没比我们大多少,班长马道平大喊一声:“起立!” 同学们呼地一下站了起来,穿深蓝色中山装的小伙子一摆手,示意大家坐下,快步走到讲台,作了一番自我介绍:“同学们好!我叫韩伯年,是你们班新的班主任。” 一边说,一边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叁个龙飞凤舞的草书“韩伯年”,很多年过去了,我依然记得这一戏剧性的插曲,他话中的那份自信,潇洒与亲切,至今仍回响在每一位同学耳边。

 小学五年级算术碰到大量困难的应用题,有些题非常难解,每一次算术课,韩老师都会列出二、叁道习题,先让大家冥想片刻,尔后,随机提问,被问到的同学不免有些紧张,而这个时候,韩老师从不挖苦、讽刺同学们,他用循序渐进法则,一点点点透同学们思路,经过长时间举一反叁的循环,班上算术课考试平均分数有了质的飞跃。

 那个年代,业余生活贫乏,同学们又是贪玩好动的年龄,为此,韩老师与班里干部马道平,张正平,李红,栾岚想了不少着数,费劲了不少心血,韩老师一次次地组织同学们看电影,去北海,景山,天安门,颐和园,地坛游园联欢,我们曾在北海后门一处废弃大殿举办了一次别有情趣的文艺晚会,时过境迁,很多节目已模煳不清,如今只记得王国丽、陈佩华激情四射的对口词,张正平率四小班表演的小合唱,伊玲的舞蹈和我的诗朗诵,那次北海之行是我最最不能忘却,最最愉快兴奋的一次北海之行,忘不了同学们荡起双桨时那一阵阵天真的歌声、欢笑声,忘不了大家在九龙壁前合影留恋的片刻,忘不了大家坐在琼华岛白塔上一块儿分享午餐的情景......

 毕业前,韩老师为我们筹划了最后一次大型的游乐项目:抓土匪。为使活动顺利展开,韩老师提早便和班里干部进行了谋划与磋商,直至圆满制定了活动方桉,记得王志洪,黄民,高国强,陈佩华......扮演土匪,其余的则是游击队员,一大早,同学们排好队往学校后面的土城走去,演土匪的那几个人事先藏在了隐蔽地点,游击队战士像模像样地冲上长满松树、槐树、酸枣树的高高山岗,不一会儿,将“土匪”全部活捉,今天,那座山岗已不是原先模样,但同学们童年的脚步,童年的语言依旧留在那高高的山岗上......,其实,我们不再需要寻找那逝去的高高山岗,因为,韩老师就是同学们的一座一遍遍翻越而过的山岗,在与我们相处的两年里,韩老师真心实意地把各位当成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弟弟妹妹,自己的亲人,只有把学生当成自己的亲人,才能无怨无悔地奉献出自己的每一天,每一年,每一个小时,每一分钟,每一米秒。

 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几年前,时隔多年之后,同学们第一次聚会,见到久别的亲爱老师,我因为在国外,未能与会,那一天打去电话,听到韩老师久违的声音,从他那饱经风霜的声音里,我感到了一种无奈及伤别!

 几年年前,同学们发来微信说,韩老师走了,永远地走了,得知这一消息,我呆呆坐在椅子上停留了很长时间,时光彷佛又穿越到很多年很多年以前,在那个明亮的教室,我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听韩老师讲解李白、杜甫,望着韩老师在黑板上演算超难度的应用题习题......,然而,遗憾的是,过去的岁月不在重返,韩老师终于走远。

 


浏览(2718)
thumb_up(9)
评论(2)
  • 当前共有2条评论
  • 北极雪橇 回复 幸福剧团

    是的,我很怀念他。

    屏蔽 举报回复
  • 幸福剧团

    一个好老师,对童年时期的人格成长太重要了!

    屏蔽 举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