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草

注册日期:2016-07-29
访问总量:5868397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十年一晃所剩无几|梳理一下这两年自挖牆角行径|学部委员谈清零


发表时间:+-

周末一笑:ZT《十年一晃所剩无几》

数数家珍,中国剩下的已经不多了。这个周末,东盟十国在美国华盛顿召开首届东盟国家元首会议这表明中国又失一城、后院已经起火。反观十年回头看、五年就是一阶段。过去五年里,从世贸组织到世卫组织。从联合国到东盟,凡属于能拿得出手的国际组织都一一失守了。这一次的东南亚国家华盛顿首脑会议证实了中国的“后院”已经由美国人开始来接管了。到目前为止,唯一仅存的一个“上合组织”,随着俄乌战争的不确定性也将寿终正寝。

忆往昔,岁月狰狞。党的家业所剩无几。看今朝,大河上下齐折腾,世界寡人一场空。猛然间,恍然大悟。原来,跟美国这个老流氓搞恶斗也需要一点儿智慧,最起码要有高中以上的文化水平上海人有句俗话“白相人”。就是说:西装革履大分头,脑满肠肥喜欢足球。

ZT 最近有不少文章提到,他的许多决策和行为有明显的自残、自毁或自戕倾向。如何解释这种倾向?

我们先来梳理一下他这两年自挖牆角的行径。

从去年起,他以“共同富裕”为名,打压腾讯、阿里巴巴、滴滴等私营企业和私企企业家,严重削弱了中国经济成长的重要力量;这对以经济成长为重要合法性基础的中共来说,是不折不扣的自毁行为。

今年二月俄乌战争爆发后,他一直坚挺普京及其入侵行为,为此不惜迅速恶化了和欧盟的关係,而欧盟无论是在经济贸易上还是科技创新上,都是除美国之外无法替代的重要伙伴,这对中国来说,无疑是另一种自残行为。

此外,他非要在中国新疫情爆发期间,强力推行他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清零政策”,直接导致几十个城市封城或半封城,极大地损害了中国经济。

在理性人看来,他的这些举措,具有严重的自残与自毁的非理性倾向。但他自己一定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自己的坚持是一种清醒理智的选择,是一种自救和救党的大战略,具有党内同僚和智囊们无法企及的思维高度。于是,这裡的问题就变成,外界对他自毁倾向的认知,和他的自我认知,为何有如此南辕北辙的差别?为何在很多人看来明明是不理性的,他却要固执己见,一定要坚持自己的认知和逻辑并据此做出决策?

在我看来,外界对他的普遍看法是出于“理性人”假设(hypothesis of rational man)。“理性人”是指,作为决策主体是充满理智的,既不会感情用事,也不会盲从,而是精于判断和计算,其行为是理性的。这种理性人假设,无法解释独裁者和政治狂人的行径,也无法解释他一系列决策与行为的任意与疯狂。但是如果从非理性认知的角度分析他,则有可能理解他何以有严重的自残倾向。

关于他为何总是自挖牆角,一种解释说,这是因为他精于个人算计,譬如他一意孤行坚持清零,就是为了证明他亲自指挥的抗疫才能成功,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不惜自残。这种解释当然有道理。个人算计——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通常属于理性人的范畴,但用个人算计其实很难解释得通他自挖牆角的行为。以防疫为例,他在这个问题上如果选择不清零,可能反倒对他个人有利。他非要清零,就像一个人非要挖自己家的牆角,任凭牆角坍塌,不惜掩埋自己。一个人如果没完没了地挖自己家的牆角,而且到处乱挖,他若不是疯了,又怎么解释呢?

一个具有这种非理性思维的人,碰巧是一个极权国家的领袖,那么他对这个国家对世界都极具危险性。从他近十年的执政来看,他显然具有一种不可救药的非理性思维和偏执性认知,这应是中国陷入目前困境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在非理性思维方面,他非常像当年的m,宋永毅的新书《m和文化大革命:政治心理与文化基因的新阐释》,就是试图从m的非理性思维和心理疾病的角度来看他的文革决策。他说,m晚年的恐惧症、偏执人格,对人的无端猜疑等都对文革决策有重大影响。他也恐惧自己权位不保,总是害怕党内的野心家阴谋家要搞他下台,总是担心敌对势力要对他搞和平演变。这些恐惧与偏执,无疑影响了他所主导的各种决策。

有一些迹象显示,他的党可能在忙著和他切割。这说明他们可能也觉察到他患有非理性思维的痼疾,而这个痼疾会断送忠工。


ZT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鲁军谈"清零"

上海封城的惨烈代价和后果表明,病毒不可怕,清零猛于虎。清零之害,封城之祸,远甚于奥密克戎。

这两个月来,大上海因清零封城而引发的饿死家中者、跳楼或上吊自杀者、因急病无法及时就医而殁者、拉去方仓途中说没就突然没了的人,几乎无日无之,闻者多半已麻木了。至于经济损失、民生灾难、国际恶评,可以说铺天盖地,却无法撼动决策者的钢铁意志。

总之,清零没有能够清掉病毒,却清掉了改革开放,清回了计划经济;

清掉了以人为本,清回了”政治挂帅”一一清零是纲,其他皆目;

清掉了东方魔都的流金溢彩、精气神和自由之魂,换来的是“白卫兵”横冲直撞、“白色恐怖”,和“万户萧疏鬼唱歌”;

清掉了人民对政府的信任(说好不封城,一夜就变脸;说好封四天,结果四十天过去了,还是解封无期),换来的是全社会失去“理性预期”,预期紊乱带来运行紊乱:脱序、失范、无良、尚黑;

清掉了科学治国、依法治国(工作组一手遮天、予取予夺,怎一个“豪横”了得),到头来不是人民把权力关进笼子,而是权力把人民送进笼子一一人民失去自由,腐败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黑街道黑居委黑保供黑团购黑快递星火燎原??

关于清零,今天老夫最忧心的是两件事:一是“上海封城模式”迅速向全国示范、蔓越,而且夸张、放大,宁左勿右,封没错,不封才错,封旗招展,狼烟四起,张家口出现一例阳性就“开封”,郑州出现两例就“全城静止”一一这般搞法,祸国殃民!二是上海“封城容易解封难”,“请神容易送神难”,几回内部通报的解封日子,最后都黄了一一理由是“清零尚未结束,市民仍须坚持”。

老夫此前最怕发生的事情就是:是不是只要清零不了病毒,上海就永远这么一根筋封下去了?犟驴可怕呀。老夫说过,上海人民拎得清,晓得结束清零必须给清零准备好台阶下(且要铺上红地毯),所以无论官廷把“清零”两字解释得如何天花乱坠、云里雾里,上海人都报以赞许的微笑一一因为百姓知道,“清零”的官释越是混乱,说明“清零”越是快要结束了;且,官释再乱,也脱不开一个宗旨:“没有”是清零,“有”也是清零;关键是“没有”和“有”的标准,官廷说了算。然而从惊蛰到春分,到清明,到谷雨,到五一,现在立夏都过了,还是封,还在封,没完没了,有专家预测一直要封到七月流火。

坦白说,上海封城实在是封得太久了、太过了、太蠢了、太恶了!封出了人命,封出了祸殃,封出了危机,依然“任尔东西南北风,咬住清零不放松”一一太可怕了!奥密克戎不会讲政治啊,它像幽灵一样在上海游荡,“其实不想走”,“其实还想留”一一那就留下呗,天不会塌地不会陷,为什么要用它来绑架三千万人民的正常生活和幸福安康、绑架一个巨城的繁华富庶呢?既然准备好了台阶,准备好了关于“清零”的美丽解释,为什么就不顺坡下驴、趁势下台呢?人类不可能与病毒“你死我活”,只能“和平共处”,所谓与病毒的“伟大斗争”,不啻痴人说梦。

老夫再次呼吁,让上海尽快解放吧!“5.27”是1949上海解放的日子,希望上海早日迎来第二次解放一一普天同庆!老夫补上一句:为生民计,即使在不否定清零正确性的前提下也是可以以清零大功告成的名义解封上海的一一不是“一切为了人民”吗?说白了,可以“假清零”,但是必须“真解封”。老夫暗含的意思是,上海解放之日,很可能同时出现官廷宣布清零胜利了、坊间传布共存已成事实的“双赢”局面  -    这就是政治。毛在时,不可能否定文革 ; 但今天,必须终结清零。话只能说到这儿了…(鲁军)


浏览(1760)
thumb_up(134)
评论(0)
  • 当前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