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草

注册日期:2016-07-29
访问总量:5970428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新冠病人还是其他?|逝者名单|沪生命线怎被掐断|想不想入他祖宗18代


发表时间:+-

墙内学长好友评论:

新冠病人,还是其他病人? ——一个基本的逻辑判断问题

     今天(4月19日)上海市政府权威发布称,2022年4月18日0—24时,新增本土死亡病例7例。年龄从60岁到101岁,其中75岁以上6例,合并冠心病、糖尿病、高血压3级、脑梗死后遗症、心功能Ⅲ级、脑梗塞、低蛋白血症等严重的基础疾病。75岁以下1例(60岁),合并创伤性脑疝、创伤性硬膜下出血、多发性大脑挫裂伤、创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中枢性尿崩症。上述7人入院后病情加重,经抢救无效死亡,直接的死亡原因由基础疾病导致。

    这里最后一句话至关重要:直接的死亡原因由基础疾病导致。那么,这里有一个逻辑的基本判断问题,这些死者,到底是新冠病人还是其他疾病的病人?

     众所周知,在一般情况下老年人都有可能患有多种疾病。这多种疾病之间,可能有相关性,也可能没有相关性。在多种疾病存在于一人的情况下,如果其中的某种疾病对于身体产生了主要危害,那么一般都是首先去医院诊疗产生主要危害的疾病,而我们就称为患者是这种病的病人。例如,一个人既有心脏疾病, 又有肝脏疾病 假如心脏疾病突发,而肝脏病暂时还没有症状,那当然作为心脏病人进行治疗。如果治疗无效而死亡,那么我们就把会把它归为心脏病人的死亡,而不会把它归为肝脏病人的死亡。

    在新冠病毒肆虐的情况下,一些老人感染了新冠病毒,有可能导致老人基础病加重,也不一定绝对地导致老人基础病加重,也有可能基础病的加重与新冠病毒无关。这是因为导致老年人基础病加重的原因远远不止新冠一种,即使没有感染新冠病毒,他们也有可能因其他原因基础病加重而死亡。所以这样的一些病例,实际上不应该算作是新冠病人死亡,更应该是算作是其他疾病的病人死亡。因此,我们还是要秉持实事求是的原则,按照科学方法与逻辑分类的原则,把这些人从新冠病人中划分出来,否则,如果把它归为是新冠重症死者,似乎在逻辑上难以成立。

    关于如何判断新冠病人问题,特别是关于如何判断与其他多种疾病共存的新冠病人问题,涉及到如何对待新冠病毒的问题,在目前抗疫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笔者不是医学专家,此文只是抛砖引玉,以期引起专家们的注意。

(20220419,  焦达仁)

ZT 上海疫情逝者名单(不完全统计162+位)

见 https://airtable.com/shrQw3CYR9N14a4iw/tblTv0f9KVySJACSN?utm_source=wechat_session&utm_medium=social&utm_oi=583962941431222272&continueFlag=0de013b8434c3fae98b5275554d0162f&dt_dapp=1

041901.jpg

上海公务员:上海的生命线是怎么被掐断的?

经世论道 2022-04-18 08:07 请关注主编微信:gaohmin

ZT https://mp.weixin.qq.com/s/1DvluUiokMGe6hAIWzw_FA

引首(复旦罗书华教授)

上海现在的问题,并不是什么“封锁/清零与“躺平/共存”的矛盾,而是市民要吃饭、看病与有人吃不上饭、看不上病的矛盾。

告急声、求助声、求救声,声声入耳

抱怨声、委屈声、悲鸣声,阵阵惊心

作为全国经济中心的上海,此城之外皆为乡下的上海,怎么会一夜之间如此不堪;长三角、华东区乃至全国纷纷驰援,食物遍地,却可望不可及;医院仍在,哀鸣待救者却只能是望穿秋水。上海的生命线仿佛突然间被人掐断。

上海的生命线是怎么被掐断的?一只怎样的手掐断的?

上海的生命线怎样才能恢复?什么时候恢复?

Image

人们都在枯眼对天问:上海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为什么?

没人知道,没人回答,也没有人能回答。

作为一介书生,早就听说过这句话:治大国如烹小鲜。

意思是,治大国其实是简单不过的事情,就像煎鱼儿一样,不要去老去动它、翻它、折腾它。饿了,可以在网店与商店买到食物,有快递小哥送上门来;病了,可以到附近医院看大夫,这个国家,这个城市就治了。

现在的情况却是:

人将饿,却抢不到东西,抢到了也很难送进来;病了,医院就是对面,也不容易进去。

一条极其强大的上海生命线,突然间就被一只无形的手拿捏住了。

在网上看到一篇极好文章。从一个执政者的视角记录了上海这些天的景象。朴素而真实。即使是全天隔离在上海的居民,也未必可以看到的景象。其中似乎深深浅浅蕴含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本文原题为:《向外地同学稍微解释一下我所认知的上海这几天的现状,避免各种压力无端地指向行政的同事,尽量使信息对称?》。

从内容看,该文作者是上海本地一位资深公务员,也是一位猫奴,就称他为上海猫奴公务员吧。

以下正文——

Image



 忙到现在,抽点时间来聊聊大家关心的团购

首先上海不缺物资

各种物资都不缺,城郊的仓库、货场、堆场、集散中心,都已经堆不下了。深圳救援队(民间)募捐资助上海同胞的几卡车捐赠物资,甚至只能卸到无锡和南通去了——经过反复沟通,我到现在还没有办法用正规渠道帮他们运到上海市民手上。如果这些是我的私人物资,可能早已经用“野路子”解决了。

外地物资要运到上海,第一关就是回不去。不管进来上海多少车、多少司机,就再也回不去了。这也是为啥很多地方都无法再运急需物资来上海,没车没司机了!各大快递的省际运输车辆大量地被困在上海,运力被清零。

那么这些车是不是就可以在上海市内为市民送货了呢?并不是。来看看第二关上海的所有车辆都已经禁止上路,要上路必须去办理所谓的通行证清明之前,街道可以申办通行证,结果导致了黄牛泛滥,凭买来的通行证上路的车竟然搞得交通拥堵了,丑闻上了热搜,于是权力收回、旧证作废,现在一证难求。那么,干脆去租一辆有通行证的小货车吧?今天中午问的价格是一天12000元,还在继续涨。

第三关是大部分小区不收居委会派出了大量人员看守每个小区的出入口,只允许政府认可的“保供单位”的商品进小区,以及居委会干部自己“认证过的”的各种来路不明的供应商。其他机构运来的货物就是不让运进小区,说是有毒会传染新冠。如果看守小区大门的是社区居民组成的志愿者,就会宽松一些,小包裹可以帮居民递进去甚至送上门,但是大批量的肯定要征询居委会干部,导致最后大概率没法卸货。

那么,新闻上政府说给所有市民都送去了民生物资,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我朋友告诉我:他小区已经收了三轮了,而且很丰富。徐汇区的两个街道今晚还突击发物品,因为明天总理要来视察。但是,我认识很多人,都说没有收到过。问题来了,到底发多少次,每次发些啥,哪些小区可以发、什么时候发?这些都是不公开的,留下了操作空间和解释的借口。根据相邻的几个社区居民反映,发的都差不多,但又不完全一样,特别是荤的有的被换,有的干脆没有。根据我自己的统计,一半人应该免费领到过政府发的物资,其中差的只有几颗不新鲜的菜,好的可以发小红书炫耀,简直天差地别。至于网上说居委会只发给上海本地人,不发给外地人或租客的说法,我没有见过,无法证明有或没有。

第四关是最后一百米的征途就是居委会要求所有居民不能走出自己的楼,不然就转交公安机关。所以物资就算闯过前三关到了小区里卸了货,也只能由居委会安排工作人员或居民担任的志愿者来分发(我清明期间就在自己小区做了三天志愿者,分发了上千箱货),如果居委会不安排人手,居民是无法走出自己的楼到小区里来拿的。那些好不容易几百公里冷链运达的需要冷藏的肉鸡鱼,就这样在小区里腐烂变质。

上面这些是我所了解的大背景。作为一名老上海人,各个部门和基层变成这个样子,我也很无语。你们可以继续BS上海,但我们这些要继续生活在这座城市的老上海人新上海人,我们又能如何呢?连在网上记录一下都会触发404。

Image

二、好了,说回团购

一边是每天都有热心的同事和朋友给我们推荐供应商,可以提供各种物资,另一边是我们有的同事已经断粮很多天了,只能向公司和同事们求助。

断粮的同事大部分是两个原因,第一就是没法参加自己社区的团购,或者社区人口太少,没法成功组织团购所要求的最少份数,特别是那些住在独栋公寓楼里的。

前面说了,用车成本巨大,所以各种团购供应商都只能往一个地址同时送50到100份物资来分摊这个高昂的运输成本。如果你不买50份或者100份,不好意思,没法送。那么,为什么不自己叫闪送或者跑腿呢?区内的闪送是200元/单起,跨区300~600元/单,货拉拉(如果能进出小区的话)起步价600元。也就是说买一个盒饭或一瓶酱油就要200元运费,这个偶尔一次还行,连续十多天可真吃不消。

第二,断粮是因为很多同事的住处没有开伙的条件,有的合租房没有厨房,有的没有灶台冰箱,有的没有锅碗瓢盆,十来天只能顿顿吃泡面和自热饭。

他们就算团购到了菜和肉,也没办法做熟吃。所以,我们的挑战不是搞什么大批量团购,而是如何用最小的成本把物资送达单个地址。而各个物流公司都牛得很,比如顺丰,昨晚谈好了130元/地址,今天就变成了240元/地址。最后要靠我们的商务同事出面找他们领导才把02期团购的价格谈到180元/地址。

那么问题又来了,每一单运费要180元的话,要运送多少价值的物资才能让消费者觉得还值?假设团购价是360元的套餐,员工买了以后,拿到手发现里面的菜在小区团购才180元,而这些菜在疫情前甚至不到60元。作为消费者,饿的时候不得不掏360元,实际只吃到价值60元的菜,放下筷子不骂团购组织者才怪。刚才就看到有同事在乐问吐槽价格了。

唉,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耐心看完这么啰嗦的解释。

我们一直建议同事们尽量参与社区内或邻居发起的各种团购,这样可以分摊掉高昂的物流成本及其隐藏在其中的公关成本。只有实在买不到菜的,没有其他团购条件的同事,才适合参加我们费心费力组织的点到点配送的高价团购。贵是贵了点,但至少用钱能解决吃饭问题。留得青山在,不怕没钱赚。

目前一共组织了三期点对点配送的互助团,每一期我们志愿者和行政同事都要与几十家供应商和物流公司谈判,要判断对方是不是靠谱,资质合不合规,有没有能力执行,会不会卷钱跑路……

我们知道这是一件肯定吃力不讨好的事,唯一就是希望同事们能尽快买到最具性价比的食材。可能做得不够好,但请相信我们的努力。不指望大家拿来发朋友圈或小红书,只求别发乐问就好了——开个玩笑。

Image

三、最后说一下很多同事问的疫情

上海目前的政策是把阳性的运去市郊方舱或临近城市的隔离酒店,社区里只要把阳性的清完就可以解禁。但是到今天为止,我自己在浦西全域还没看到能解禁的小区,阳性患者也没有全部及时转移走。网传部分小区已解禁,其实是居委会工作人员累瘫了或干脆躲起来了,小区大门无人看管可以悄悄出入而已。

上周被拉去方舱的同事发来视频,那真是惨不忍睹。而且,由于阳性人数太多,有的方舱属于还没建完就塞人进去了,处在管理真空,厕所要排长队且没人打扫,没有医生、没有护士、没有治疗、没有药品,只有保安。就算满足出舱条件了也可能没人来处理,继续在垃圾遍地的方舱“医院”里自生自灭。唯一的好处是有人定时投喂盒饭,不用担心买菜问题了。

上海同事本周继续居家办公(也没办法,根本出不了小区啊)。但是行政和物业都有继续在办公楼坚守的同事,有的已经在办公室住了十多天了,每天只能靠视频与家人孩子线上见面。特别感谢腾云大厦和腾讯大厦的两位物业同事,每天帮大家继续喂流浪猫,还拍了照片和视频发给我们这些猫奴。

路上继续禁行,大部分公交地铁都停运了,没有通行证就算出了小区也只能骑自行车。路上几乎所有店铺餐厅超市都关着,贴了封条。政府公布了一个白名单,每个区只有白名单上的几家超市和门店可以开门营业,但由于小区都封着,超市里没啥人,顾客主要是居委会工作人员在帮困难户买一些零星的必需品。

医院的情况我不了解,因为核酸都在社区里做了。隔天就要去排队做一次,昨天上午刚做了抗原,下午又来一次核酸,完全没有章法,倒把社区工作人员、医护人员和志愿者折腾得累死。各种领导不停换,每换一批就折腾一次,割一次韭菜,比如发一些没有正规标志的汤药。最近这波领导把原来的核酸小程序“健康云”否决掉了,登记用的PDA也全部换一批新的,导致昨天新的小程序崩溃无法继续全民核酸。

客运码头都停了,浦东浦西的过江摆渡船都停了。高铁和火车站一直正常开着,虽然没什么人。只要有本事到达火车站,还是可以买到去各地的火车票,上车前要检查48小时内的核酸报告。机场也开着,航班不多,机场拉客的黄牛全部有通行证,下了飞机想去哪里都行,就是贵一点。市区有一些白名单上的酒店还可以入住,床位有点紧张,因为很多出差来上海的人继续呆着没法回去,据说回去的话会被举报可以奖五千元。

2022年已经过去了一个季度,上海最美的春天在我们被隔离的时候已经溜走了。

不知上海还要停摆多久,不知道上海人民还能坚持多久,等解封了也许可以直接换上夏装了。

日子过的很不真实,每一天都充满了焦虑,但也有一点希望。希望疫情早点过去——不管共存还是清零,别折腾。

天快亮了,十点钟还有线上会议,让我先去睡一会儿。有啥没讲明白的,有空再补充……

来源 上海发布 上游新闻 央视新闻 宛委別語等


你想不想入他祖宗十八代?

琴川杂谈 2022-04-18 11:00

ZThttps://mp.weixin.qq.com/s/qIw9HEQAXayMROhRx_1XEQ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魔都财富 Author 曹侯


不知道今天的发布会朋友们看了没有,我中午补了下,给我眼泪都看出来了。


上海现在缺吃的本文不多谈,想必朋友们要么亲身经历要么有所了解。我们有关部门现在也终于了解到了,在今天的发布会上表示正千方百计“抢种”蔬菜。

Image


好家伙,闭上眼感受一下“抢种”这两个字,感受一下他们的决心,因为即使根据他们宣传稿来看速生菜生长周期也在30天。


Image


通过抢种生长周期为30天的速生菜来缓解供应压力,这命短的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能吃上。


当然了,网友也对此积极评价,譬如热门前四位,S1社区表示“像极了小时候明天要期末考试,学渣拼命今天通宵学习的样子。”科罗表示“不愧是魔都,建议再抢种一些麦子和水稻。猪也要养起来。”


Image


至于热评第一的这位狂睡老师,说外地菜为什么不能运进来。大家可以去看一下视频,几万箱捐赠的蔬菜烂掉被扔进垃圾堆里,场面颇为壮观。


Image


那么上海本地的菜农又是怎么反应的呢?我们来看一下这个视频,一个在青浦种菜的妹妹。

041902.jpg

【见 https://mp.weixin.qq.com/s/qIw9HEQAXayMROhRx_1XEQ

这个妹妹的一席话把本就魔幻的大戏衬托的更加魔幻,当地菜农这个月来每天都做核酸每天都正常,但每家每户的菜一根都卖不出去,以至于菜都长花了一批批的烂掉扔掉。


在广大居民发问什么时候能正常吃饱肚子的时候,这个菜农妹妹也发出了灵魂提问:“请问相关部门,我们这里什么时候能正常出售蔬菜?”


一边是郊区菜农说菜不准卖烂在大棚里,一边是一堆人嚷嚷着饿肚子,一边是领导忙着种菜,到底是我精神分裂产生幻想还是这个世界本就魔幻?


当然了,魔幻不仅如此,譬如“红色大军”驰援上海用平价物质保供的京东,不仅进入不了保供名单,还被关闭。


Image


而零员工零社保零实缴的空壳公司,却堂而皇之顺利进了保供名单成为供应商。

Image


明明连出售冷冻肉冷鲜肉的资格都不具备,还能大量出售变质发臭的猪奶肉,现在屁事没有。

Image


有些朋友问我说,你怎么天天这么有劲?因为他们已经被魔幻的麻木了。


这就是我的优点,当医生就得有耐心,即使拿这群孙子没办法,也要不停歇的骂。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他们可以消灭我们的肉体,但思想是无法战胜的。


本人言行跟所在工作医院无关,我已经向国家纪委实名举报这种极度无耻发国难财的行为。请大家一起加入,越过地方直接向国家有关部门举报!



浏览(1773)
thumb_up(163)
评论(0)
  • 当前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