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雪橇

注册日期:2016-08-17
访问总量:552185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我的同胞


发表时间:+-

             我的同胞

                   北极湖


我的同胞没有像想象的那样清瘦、粗壮、高大,那是一群最坚忍、最默默无语的人群,几千年,活下来,每天做着同样事,性情温和、木纳,随波颠簸,随风混杂,周末,面对明月,独酌一杯烈酒,目光茫然,内心仿佛遭遇一场极为惨烈车祸。

街上,相互隔开脚步,四周一片金黄,唯一能让人感觉的是空荡荡房间、空荡荡城市,窗外,房门随时被打开,一股寒气客客气气地礼遇路人。

一到早上,找不到北,赶着上班的月光族急匆匆背上公文包,历经强烈、惊心动魄磨难,我们还生活于这个世界,依然可以散步、交谈、谈恋爱、说悄悄话,死过无数次的人不在乎再死去一次,那一年冬天的南京大屠杀,三十万人死于冰冷屠刀枪弹之下,在我们传统字典里,虽然人们珍惜生命,但鲜有人因珍视它而义无反顾大义凛然地与残暴的屠杀者作出最后殊死搏斗,一段残存记忆至今令人汗颜:九万金陵守军大部丢下武器,任人宰割,使人费解的是如此之多男人竟不如一个誓死反抗身中三十七刀的那个名叫李秀英的弱女子?!

现实永远也染不上梦想颜色,我们沉默于生活,因为太熟悉,太无奈,当黄河断流的时候,不再有洪水,不再有神话,不再有大禹治水,这条河一眼望不见,黄河不在了———世间没有比这更苦涩的感觉,一切都是废墟,历经这一切,我的同胞还会掏空自己奄奄一息面面相觑扪心自问:最可怕的不是受难,不是死去,而是无人问津那些受难死去。

本能地我无法抹去同胞们不可磨灭的记忆。


03-30-2022


浏览(2740)
thumb_up(4)
评论(0)
  • 当前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