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雪橇

注册日期:2016-08-17
访问总量:552185次

menu网络日志正文menu

人,我是一个人


发表时间:+-

                人,我是一个人

                              北极湖

站在梵高的《自画像》前,我平静地说出:“ 我是中国人”。

我熟悉黄河每一道湾,每一座梁。

每一寸土地,远远望去,群山漂浮着钟楼、鼓楼,跃下战马长城在山顶长卧不起。

诞生于那片土地,迷幻于那片土地,我黑头发黑眼睛同胞是最善良、最孱弱、最灵动、最木纳寡言的一群人。当黑龙江水被鲜血染红,他们默默忍受,当大屠杀突然降临金陵古城,他们手无寸铁,默默忍受,最终倒在长江母亲怀抱。中国人,你为什么不发怒,不血性,立起来,像狼一样活着?!

一瞬间,所有活着的人、死去的人全部聚集于时间远点,虚构影子越来越真实,想象被记忆和现实摧毁,分散的绿一次次关闭茫然若失的未来,比诗更浪漫的乌托邦零星点缀,酒醒时刻,是否曾扪心自问,在游离失所的弱势群体面前,在被奴役的八个孩子母亲面前,我们难道善良过、抚爱过、关注过?消失的人性让人们看不清真实、真诚、真情,内心的眼睛如幻觉,将最丑陋思维隐藏在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之中。

硝烟弥漫,紧张神经敲打苍白闪电,玻璃般云随着水泥森林奔驰整整一个夜晚,马车快速行驶,旋风露出强壮臂膀,一只风火轮拖着雷电踏破千山万水,一步一拐,推开窗,淡妆微服私访,星夜,十字路口,飘着雪,高出不胜寒,院子里,一片漆黑,皱起柳叶眉,小心翼翼地,我询问敲钟的驼背老人:

“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你从那里来?”

蓬松胡子老人,惊愕地瞪着黑黑眼珠,低下头,默不作声目视脚边一只萌萌的沙皮犬,夹竹桃掉落我湿漉漉肩膀,止不住,我想和着暗哑吠叫,向清晨发出第一声呐喊:

“我是中国人!”

“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中国人?”


02-12-2022


浏览(2823)
thumb_up(3)
评论(0)
  • 当前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