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鬼城”煤矿关停5年后 4万能买1套房

极目新闻 2021-06-06 22:42+-

 

  山西省长治市石圪节煤矿,曾是中国煤炭工业的骄傲。它始建于1926年,是第一座红色矿山,曾以“石圪节精神”闻名。1963年,石圪节煤矿以连续多年在全国煤炭战线效率最高、成本最低、质量最好、机构最精干,而被树为全国工交战线勤俭办企业的五面红旗之一。 

  2016年,在山西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验收工作中,石圪节煤矿率先关井,这个有着90年历史的矿山走入历史。

  日前,网上有文章介绍,现在的石圪节,4万元可买65平方平米的大产权房子,这里已成为“山西的鬼城”“另一个鹤岗”。真是这样吗?近日,极目新闻记者前往一探究竟。

  90年矿井走入历史

  6月4日,石圪节煤矿的“煤三代”吴同(化名)带着极目记者前去探访。

  从长治市区出发,坐公交40分钟左右到达了潞州区长钢社区,再乘坐约十分钟的小三轮,便到达了位于太行山上党盆地边缘小寒山上的石圪节煤矿,一路上经过了数条运煤的铁路。

  吴同介绍,等正在修建的快速路完工之后,只需要30分钟左右就能从长治市区到达石圪节。

  在原石圪节煤业公司办公楼前的广场上,喷泉冲天的水柱溅起水花,办公楼不时有人进出。道路一侧的围墙后树立一个锈迹斑斑的巨大支架,上面写着“安全为天”。

  “四块石头夹一块肉”,原圪节煤业公司组织部部长张树琦这样形容煤矿井下的情形,因为井下四周都是石头,只有中间的人是有生命的。

  张树琦1988年进入石圪节煤矿,在井下工作了五年,他记忆最深刻的是有一年挖掘遇到了“无炭柱”,即煤层中出现一块没有煤的地方,只有石头和泥土。“无炭柱”不能放炮,只能人工砸,连续一个多月的时间,他们在井下除了吃饭就是抡锤子,敲石头。  

  拥有90年历史的石圪节煤矿,最辉煌的时候有3000多人,五湖四海的大学生都来这里奉献青春。石圪节煤业公司建立了博士后工作站,还是中国矿业大学的校外实习基地,并为学生们专门修建了一栋公寓楼,现在早已停用。

  道路围墙后面,锈迹斑斑的巨大支架下,就是石圪节煤矿的井口之一,如今被锁在了铁门后。门内是用混凝土浇筑封闭的矿井口,上面的标志碑刻着:“井筒名称:南副井立井;井筒垂深:137.9m;井筒直径:4m;封闭时间:2016年10月13日。”矿区空地上还摆放着一些大型吊装设备和生锈的钢材,库房则是大门紧锁。

  2017年9月4日,李克强(专题)总理考察已关停的石圪节煤矿时,曾站在石圪节封井标志碑旁说:“这是山西淘汰落后产能决心和行动的一个缩影。”

  吴同记得,矿井口原来有一条铁轨,连接着一个堆放木材和钢材的巨大仓库,小时候他们经常在这里玩。只要听见“当当当”的声音,就知道需要往井下运材料了,他和小伙伴便会离开铁轨。

  吴同指着自己磨损严重的手表说,这是他爷爷煤矿工作30年的纪念品,后来传给了他。表盘所镀的金色已经被磨损大半,表盘背面铭刻的“潞安矿务局 从事煤矿工作30年纪念”字样仍然清晰可见。

  “只要是矿,就有开采完的一天。只是这一天真正到来时,老一辈许多人不能接受,或者说是不愿意接受,自己奉献了一辈子青春的石圪节煤矿就这么结束了。”吴同说,当时许多矿工偷偷抹泪。

  记者和吴同走遍了石圪节,除了原石圪节医院的后巷角落里有一小堆煤渣以外,再也看不见任何的煤炭。当天刮起5到6级风,也没有吴同记忆中“刮风就满脸是煤渣和黄土”的景象,被吹起的只有少量的树叶和灰尘,广场上的喷泉水柱则在风中洒出一道“彩虹”。

  4万元能买一套房

  2016年,石圪节煤矿关井以后,石圪节便只有一个三百人左右的王庄综合部,负责石圪节的日常管理和设备维护。

  王庄综合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石圪节的行政区类比为村,现在一般称为石圪节社区,共有三个小区,分别是中兴小区、南苑和西苑。

  记者查询发现,西苑小区有人出售现房,55平方米的一室一厅房子标价5.9万元,可以议价。吴同告诉记者,他们家原来在西苑小区的房子也是50平方米左右,2017年以3万多元卖出。

  王庄综合部工作人员介绍,这些房子都是上世纪80年代修建的煤矿职工宿舍,大多是四五十平方米的小户型,煤矿工人分流后人口锐减,所以房价比较便宜。在石圪节4万元买一套房子确实可行,而且水电暖齐全。

  “煤矿总有挖完的一天。”这位工作人员表示,随着煤矿的关闭,人口流失是必然的,又离市区较远,房价低是自然的事。“石圪节拉低了整个潞州区房价的平均水平。”他笑道。


  以前的矿山公园内,牡丹花开得正盛,道路旁的灌木被修剪得齐齐整整。“这里有个猴山,以前猴子不少,矿井关闭后缺少资金,被转移到长治市内的动物园了。”工作人员说。

  在小区旁的菜市场,记者看到有售卖各种水果和蔬菜的摊贩。端午将至,有居民在选购用来捆绑粽子的“马莲”,一种条状叶子。

  记者来到一家小卖部,看到货架上的货物满满当当。不过记者买了一瓶水后发现,瓶盖上积了不少灰尘,老板称煤矿关井后,生意就一落千丈。

  入夜,记者看到中兴小区亮灯的不超过三分之一,大多数栋楼下都停了数辆轿车。  

  目前,石圪节社区入住的居民有七百户左右,大多是煤矿退休职工和买房居住的附近村民,且以老人居多。而最近这些年,来石圪节买房的人并不多。

  居民王女士告诉记者,对网上文章中称石圪节为“鬼城”,她感到很困惑。这里人确实不多,但也远远称不上是“鬼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石圪节的快递、菜市场、便利店、理发店都在正常运行,她格外喜欢这里安静的环境。

  计划发展养老和旅游

  和王女士有一样被“鬼城”的说法困扰的,还有王庄综合部的工作人员,他们一直在探寻石圪街的转型发展之路。这里的气温要比长治市区低一到两摄氏度,煤矿关井后也不再有漫天的煤渣和黄土,静谧和凉爽吸引了一批老人前来避暑。此外,部分石圪节煤矿的退休职工周末也会回到此地。正因如此,修建养老院也是他们的考虑之一。

  除修建养老院外,王庄综合部还有红色教育基地、工业风格游乐场、煤矿VR体验馆、主题公园等对石圪节转型的设想和计划。目前,已经完成了“山西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国家工业遗产”的申报并通过验收。

  文化旅游是王庄综合部探索转型发展的道路之一。吴同读小学时用来当滑梯玩的土沟,在2005年用煤矿中的废物“干石”填埋了一部分,填埋起来的山坡已经是绿荫成林。2015年,许多曾经井下使用的设备,被重新刷上油漆后,摆放在林荫之间,成为一个“露天博物馆”,并且仍在建设中。“露天博物馆”完全由石圪节的工人自行设计修建,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

  “要想吸引外来游客,还是要有能亲身体会的东西,矿井关闭后是不能打开的,机器设备一般游客也看不懂。”一位工作人员望着满山的设备有些担忧地说,他们也在考察VR技术,希望借此让游客可以“穿越”到过去,体验以往热情如火的硬核工业。

  记者看到,工作人员在为石圪节的小区大门安装新的减速带,拆除矿工俱乐部内的老旧设施。据了解,原矿工俱乐部可能会被翻修为休闲娱乐的室内运动场和游乐场,用以服务今后前来的游客。

  王庄综合部一位工作人员说,目前,大多数设想都在探索中,摆在面前的最重要的问题还是资金。不管是场地建设和配套设施完善,还是请专人设计管理,这都是亟需解决的现实问题。

  2019年的数据显示,作为煤炭大省,建国70年来山西累计生产煤炭192亿吨,占全国的1/4以上。最近几年来,山西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验收工作持续进行,每年关闭多座煤矿。还有许多个“石圪节”,都在探寻着煤炭枯竭后的出路。

  延伸阅读

  小伙2.2万卖掉鹤岗3万元买的房子 住回了4人间宿舍

  去年8月,许康举着房产证,在已经过户给别人的房里再一次自拍。

  距离上次这样拍照过去了9个月。那是2019年11月,在拉萨打工的许康乘火车转飞机再转火车,穿越5000多公里、折腾了两天半抵达鹤岗,花3万元买下一套47平方米的二手房,阳台的白色墙皮已有裂缝。

  这是他在当地看过的唯一一套房子,办完手续,他也曾举着房产证自拍。这个28岁的年轻人,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家。出发前,他还在百度贴吧“鹤岗吧”开帖,一路更新在鹤岗的见闻。

  那个家,许康一共也没住过几回。上一次来买房,他在房间里凑合睡过几天,扔掉了多数旧家具,只留下一个柜子、一张床,还没来得及装修就又飞回拉萨。

  在5000多公里外的远方,他只能在手机上看看房子的照片。他按年交取暖费,一共1000多元,“白白往里搭钱”。有一次,他还接到电话,那间房子突然漏水了。

  他曾在心里为去鹤岗倒数计时,反复拿出房产证,捧在手上端详。新冠肺炎疫情来了,他所在的火锅店停工,许康失去了收入,银行卡余额0.59元,还有债务。几番犹豫后,他没等到复工,决定先卖掉房子。

  去年2月底,那套房子以2.2万元成交,比买入时少了8000元。许康挺知足,8月份再次从拉萨动身前往鹤岗,办理过户手续。

                                        许康买的房子。受访人供图

  他原本计划顺便来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旅行,可刚好遇上当地的疫情反复,他搭上了进入鹤岗的最后一班火车。那半个多月,他哪儿也没去成。

  他卖房的事儿被报道了,最受关注的时候,他曾注册很多社交账号,有的专门进行了认证。他尝试过短视频平台,发图文并茂的记录,一度积极地回复网友留言。后来,他取消了认证,慢慢不再玩了,“不希望自己的名字刻在低房价上面”。

  他坦承,鹤岗实在太远,自己买房过于冲动。“工作和住处都在一起(电视剧)那才是家,曾说家在心中,可住不到也是一种浪费。”

  他说短期内不会再买房了。眼下,他的目标是好好工作攒钱。他确实做到了,办完过户手续,他回拉萨重新找了份餐厅的切菜、配菜工作,一个月挣6000多元。买房前,他一份工作顶多干3个月到半年,但凡手里有些闲钱就辞职出门旅行。

  如今,他攒了几万元,暂时没旅行的计划。

  仍有年轻人涌入鹤岗,也有人找他咨询买房经验,他没出言劝阻过对方。“毕竟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他买了他知道,我买了我知道。”他想起自己买房时,其实也被人阻拦过。

  有些话后来他才讲,其实在鹤岗买房前,他还看中了辽宁阜新的一套房,他花了1万元,后来协商退款,对方只返给他5000元。他说自己去年最大的改变是成熟、沉稳了。“经历过这件事以后,发现还是要兜里有点儿存款”。

  他又住回了4人一间的宿舍,还是习惯性地在网上搜索各地房价。这一次,他关注附近的省份,陕西、宁夏都行,“至少得有火车直达”。

  他试着抹去那段购房经历——删掉贴吧里自己曾经发布的帖子。不过,房子的照片他没删,存在手机里留个念想。他换了朋友圈封面,照片中的大石头上写着人民广场四个大字,那是鹤岗最大的广场,挨着麓林山、三宝寺,离他买下的房子很近。

  他曾设想过,入住后,自己没事儿也要常来溜达。

  • 最新评论
  • 花蜜蜂

    此起彼伏,你没看见多少地方还在拥挤。哈哈!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