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房市现泡沫 免费送房成奇观

自由财经 02-24 16:58+-

贷款缴不起 燕郊民众送房

最近中国论坛上1则“送房”贴文引发热议,这名屋主2016年购入中国河北省燕郊天洋城约40平方米(约12坪)的住宅,还剩下人民币70多万人民币的贷款未还清,却发文“赠送天洋城房产,先到先得,自己还贷款”,希望将房子送出。

image.png

中国燕郊1名屋主发文赠送天洋城房产,引发热议。图为燕郊镇一景。(欧新社)

网友十分好奇,“免费送房子”是真的吗?不过根据中国《新京报》,屋主表示并非失业破产,而是还贷压力太大,且因工作要离开燕郊,之后没机会住在这间房子。也就是说,房子并非完全免费送,承接者仍须把剩下的贷款还完。不过,消息仍然引起猜测,这种免费送房只是单一个案吗?还是有可能出现大规模“弃房断供”的现象?

分析师认为,受中国政策影响,该地区房价长期将维持在低档徘徊,但由于仍有自住需求,不至于出现大规模弃房,认为此案应属个案;但也有学者认为,同一区域应有更多类似情况,并认为面对房价下跌、贷款仍高这样的情况,还不起房贷的困境将十分普遍,甚至认为这是中国经济全面崩溃的前兆。

燕郊当地房仲向中媒表示,还不起贷款的情况并不少见,过去也听过送房子的事情,但买房者通常也佔不到便宜,因为这种房子大多高出市场行情价太多,风险相对较高。

会出现送房现象,主要还是跟该地区“房价大跌”有关。近5年来,燕郊房市大起大落,2016年最好的时候成交量达1.7万户;2017年受限购政策影响,成交量大砍至3千多户;2018年则达到最低仅出售不到1千户。虽然2021年新房量价齐涨,但受到2017年以来中国大力打房的政策影响,中古屋价格长期来看仍处于下跌趋势。

image.png

从上海到其他主要城市,中国政府正积极要求地方政府管控房地产投机行为。图为北京一景。(欧新社)

大城房产飙涨 排挤其它产业

从上海到其他主要城市,中国政府正积极要求地方政府管控房地产投机行为。巴隆週刊报道,随著武汉肺炎疫情受到控制,中国经济逐渐复甦,贷款利率仍低,中国包括深圳、广东和上海等大城市房价在2020年底飙涨,但涨得太高太快,量价直接衝破历史新高。

2020年中国房地产投资涨幅惊人,全年上涨7%,相较之下,其他固定资产投资整体约成长2.9%;根据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2020年中国钢铁产量也达到有史以来最高,以楼地板面积计算,12月中国整体住宅销售较2019年大增15%。

中国打房并非最近才开始的,长期以来,中国担心房市恐引发泡沫,採取各项措施试图让市场降温,也希望减少经济成长对房市依赖。2017年习近平在十九大重提“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后,中共採取多项政策平抑房价。而近期打房政策,直接限制银行房贷规模,更是有史以来最严格的。

上海、深圳过去一个月 密集调控房市至少5次

近1个月来,深圳、上海密集调控房市至少5次。2021年1月21日上海在公布“沪十条”后,25日再出手限购法拍屋;29日上海银保局宣布严格实施房贷集中度管理等8条措施;2月2日约谈主要房地产仲介机构、代销等。

深圳也在20天内祭出5次房市相关政策,如规定家庭购买商品房,只能登记在具备购房资格成员名下,并发布全市3千多个社区二手屋成交参考价等。北京则宣布将严查资金违规进入房地产市场和仲介炒房、投机炒作等。

另一方面,宾州大学经济学教授方汉民则认为,这波房价飙涨也反映出稀缺的教育资源上涨。大型城市的房地产市场过热,主要集中在高品质公立学校附近的房产,尤其是在北京、上海及深圳,非学区的房地产价格则相对稳定。

方汉民指出,要遏止房地产投机,就要解决问题的源头,对于教育资源分配机制进行改革。例如让资源流向较差的学校,或者连结学校资源与地方财产税,其他包括医院、大学、公园等资源分配也应该更公平。

image.png

限购政策出炉后,中国3大房地产开发商股价承压,在香港上市的恆大集团4天内跌12%。(路透)

房产佔中国GDP25% 但国内消费却萎缩

英国《金融时报》指出,在整体经济放缓的情况下,中国政府遭遇难题,如何在不牺牲房地产对经济成长的巨大贡献之下,控制房市并降低过热造成的经济、政治风险。1名中国智库研究员表示,中国政府并不乐见房地产价格接连上涨,“从政治角度来看,这是无法接受的”。

标普全球评级亚太区经济学家罗奇指出,考虑到房市对中国就业及投资等的贡献,他预估房地产及其相关产业约佔中国GDP的20-25%,房市热络也带动中国经济从疫情中复甦,但在2021年这个因素将不再那么重要。

部分专家认为,中国政府打击房市的目的不只是让过热的房市降温。德州农工大学经济学教授甘犁指出,儘管中国在2020年GDP成长达2.3%,中国国内消费实际上缩减了3.9%,部份原因就是房屋和其他资产价格上涨刺激了投资需求,政策调控将有助于增加国内消费。

德国商业银行亚洲高级经济师周浩也指出,这是很重大的变化,因为房贷可能排挤到其他贷款,中国政府透过此举鼓励银行多向製造业、私人企业贷款,才有望带动长期经济成长潜力;此规主要限制比例,代表如果整体贷款增加,与房贷相关的贷款数字仍有可能增加。

也有人认为,由于中国在疫情过后经济复甦尚未达到平衡,因此难以透过利率调控房市,罗奇指出, 中国在货币、财政和总体审慎政策方面都有紧缩的迹象,如果再加大管控房市,恐面临经济成长低于预期的风险。

而对照高涨的房价,中国房地产相关类股却没有跟著飙涨。且自从限购政策出炉后,中国3大房地产开发商股价承压,在香港上市的恆大集团4天内跌12%,绿地控股也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