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使劲挖墙脚,习近平拼命扶危墙

颜纯钩 2024-06-23 22:20+-

颜纯钩评论文章:原标题《杀鸡取卵地方官挖墙角,饮鸩止渴习近平扶危墙》

习近平上台后,中共出现大量反常操作,与美欧日结仇,大搞国民进退,压榨私企,年来查没电动车,压榨农民和小商贩,倒查三十年私企强力补税,以至大加居民水电费,如此等等,都是戕害经济发展的反向操作。政府越是卖力做这些事,越是逼自己走上绝路。

中共以打家劫舍起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些“革命传统”一到要命关头就要拿出来用,明知事情做下去一定害死自己,但还是憋不住要做。何为要命关头?就是床头金尽。

 政府穷凶极恶必然积累民怨。大规模没收电动车,是学生用来上学、外卖小哥和快递员用来送货、家长用来接送孩子的工具,底层民众生活受困,唯有把气出在政府身上。失业没有社会救济,降薪欠薪无处讨说法,生活费用又疯狂上涨,民众日子难过,民怨既生,最终都要政府埋单。

政府与私企本是共同体,政府官员收贿,给私企种种方便,彼此有福同享,自从国进民退,经济环境恶化,现在倒查税收三十年,把私企翻个底朝天,令中小企无生路,政商关系、劳资关系都会恶化,民怨之积累,最后都算在政府头上。

另一方面,打击私企,剥夺个体中小企的生存空间,势将制造更多失业,满社会失业大军,普通百姓生活更加艰难,人民没有活路,政府便要面对更强大的反对力量。私企大量倒闭,政府税收必然减少,税收少了政府日子更难过,政府日子过不下去,唯有更疯狂搜刮民间,这是一个死亡循环,无以摆脱。

政府难道不知道他们正在做削足适履的蠢事?当然知道,但政府不疯狂敛财,今日的日子都维持不了,因此不管将来日子怎么过,先要把今日的日子混下去。当没有东西吃的时候,唯有把鸡杀了,虽然鸡蛋就不用想了,但过了今天再说。

中央政府不知道地方政府搜刮百姓的恶果吗?当然知道,但地方政府日子过不下去,中央政府又没有钱去救急,中央政府不能眼看地方政府瘫痪,唯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地方政府胡作非为,搜刮民脂民膏,先把日子过下去。至于制造更多民怨,制造更多失业大军,为未来的执政制造更多难题,中央政府也顾不上了,唯有捱过一日是一日,盼望有奇迹出现。

中央的态度是:谁家的孩子谁抱,地方政府没钱自己去想办法,地方政府唯有更不顾后果搜刮民间。中央政府甩摊子,摆明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既然中央不负责任,地方政府又何苦替中央负责任?最终是地方与中央互相扯皮,中央政令不行,地方躺平消极对抗,如此一来,也必然大大削弱中央的集权统治。

一方面积累民怨,一方面放任失业,民怨沸腾社会矛盾激化,生意更难做,失业更恶化;失业恶化社会关系更紧张,维稳成本更高,民怨更如火山爆发。这又是一个死亡循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官员都眼睁睁看著国情民情败坏,但谁也没有解救办法。

与美国交恶是习近平的骚操作,在没有交恶之前,难道没有权衡过自己的实力?实力不如人又要逞强,结果败下阵来,其苦果却要地方政府去承担。国进民退之前,难道没有考虑过对经济整体的戕害?私企贡献八成GDP,贡献七成就业,打击私企结果是经济低沉,失业恶化,但中央政策如此,地方政府唯有照办。

中央造孽,地方吃苦果,地方日子过不下去,中央又不肯施以援手,地方政府为维持管治,唯有杀鸡取卵。中央明知地方杀鸡取卵绝非长远之计,但中央政府也苦无良策。现实便是,地方政府杀鸡取卵,中央政府饮鸩止渴,地方政府在挖中共墙角,中共危机四伏,中央只好用尽吃奶的力气去扶著那堵将倒未倒的危墙。

地方政府使劲挖墙脚,习近平拼命扶危墙

倒查三十年私企税,是眼前唯一出路。私企查完,体制内那些贪官也会成为新的打劫对象。一个医院院长家财动辄数十亿,比习近平还要多(习近平被美国查出来七亿美金),试问习近平能平衡吗?医院院长、学校校长、国企掌权人、各级政府主要官员,不查白不查,把贪官家产都查没了,政府又能苛延残喘,直到混不下去为止。

所有的难题都是习近平的国策造成的,要么逼习近平放弃他的国策,要么解决习,但今日中共党内,已经无法形成反习统一战线,习近平要找死,没有人可以阻止他。问题是习近平一人找死,却要中共全党赔葬,这才是无解死局。广西北海已宣布取缔城管,往后会有更多地方养不起维稳武装,江山一旦动摇,危墙找谁来扶?

杀鸡取卵岂可久?饮鸩止渴岂能活?人人都知道答案,习近平也知,可惜谁都没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