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者们,结伙挣扎

王庆民/议报 2024-06-20 21:46+-

   平壤时间6月19日凌晨,俄罗斯总统普京抵达平壤,开启了他对朝鲜的访问。普京抵达机场前,金正恩就提前在机场停机坪踱步等待。普京下机时,在机场受到盛大欢迎,金正恩热情的上前握手和拥抱,二人在登共乘的汽车时相互推让,表现颇为亲密。

   19日上午,朝俄双方代表团进行了正式会晤,不仅普京和金正恩出席,双方的总理/副总理、外交部长、内阁重要成员,以及朝鲜劳动党的高层党务干部也参与了会议。19日下午,双方签署了《俄朝全面战略伙伴条约》,其中有“一方受到攻击时另一方予以援助”的军事同盟性质的条款。

  此外,朝鲜还为欢迎普京到访,做了精心而隆重的布置。在几乎没有外国元素的平壤,从道路桥梁到高楼大厦,到处挂起了俄罗斯国旗,还有欢迎普京到访的俄语标语。19日中午,还为普京举行了阅兵式。在高悬俄朝两国国旗的锦绣山太阳宫前,普京与金正恩穿过欢迎人流,融洽谈笑。之后,普京还亲自开车载金正恩在平壤街头兜风。

   本次俄朝/普金会晤,正值俄乌战争胶着和关键时期,颇为令人关注。而就在前几日,在瑞士召开了由西方国家主导、90多个国家参与的乌克兰问题和平峰会,基调为支持乌克兰、谴责俄罗斯。而东北亚的日韩,自尹锡悦上台后,关系迅速回暖,美日韩三国同盟得到加固,其对抗的目标即是朝俄及中国。而同时,中国与美日及菲律宾等国在南中国海发生冲突,台湾海峡局势也日趋紧张。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普京访问朝鲜的动机、金正恩热情欢迎普京的缘由,就昭然若揭了。面对西方的围堵、自身越发孤立的处境,双方的抱团取暖顺理成章。

   但俄朝两国被围堵、孤立,归根结底正是普京和金正恩这两个独裁者对内专制独裁、对外侵害他国所致。

独裁者们,结伙挣扎

   已掌握俄罗斯最高权力长达25年的普京,这些年来已经基本摧毁了俄罗斯的自由民主体制,将俄罗斯变成一个由他主宰的、表面仍有自由民主、实则充满腐败与暴力的堕落国家。普京刚当权时,凭借铁血手段取得车臣战争胜利,又遇上911事件及国际油价上涨对俄罗斯的利好,支持率一路攀升,从名不见经传的前克格勃特工,摇身一变成为俄罗斯复兴的希望。

       可普京利用民望和权术掌握大权后,就逐渐将1990年代俄罗斯方兴未艾的自由民主削弱,强化个人权力、推行个人崇拜。普京打击了寡头、惩处了许多腐败官员,但却扶植了支持自己的寡头、任用忠于自己的腐败官吏。普京对于敢于挑战他权威的体制内反对派人士,以及媒体记者,都不惜拘禁和暗杀。

   许多中国人看到普京铁腕治国,以为可以带来稳定和发展。实际上,普京治下腐败横行、治安混乱,专制独裁只是压制了公民权利自由,并没有带来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相反,普京执政二十多年,俄罗斯GDP现在仅相当于广东省一省产值。俄罗斯经济结构也很畸形,高度依赖能源和军工等个别产业,缺乏创新和活力,坐拥偌大国土和海量自然资源,多数俄罗斯人仍然贫困。

   在内部困境的压力下,普京试图以对外扩张转移矛盾、笼络人心。侵略乌克兰就是普京对外侵略的一部分。但普京没想到乌克兰抵抗顽强、西方援助有力,俄军反而漏洞百出。普京侵略乌克兰,也让俄罗斯更加孤立。而普京个人,也面临外部制裁和国内不满,一旦战败,恐将被送上法庭审判席,甚至死于政变或外国攻击。

   而本次会面的另一方,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同样是一个独裁者,且独裁程度更高、统治更加残暴。从其祖父金日成开始,金家三代在朝鲜建立了当今世界绝无仅有的红色世袭体制。它的存续完全依靠没有底线的暴力、对全民的人身控制、持续不断的政治清洗来维持。自1950年代至今,不包括朝鲜战争期间,被处决和投入集中营的就有上百万人。

   1990年代,高度极权、政治经济体制极度僵化、又失去苏联和中国大多数援助的朝鲜,经济崩溃,爆发了大饥荒(朝鲜称为“苦难行军”),超过100万人死去。幸存者普遍也陷入赤贫状态。在韩国、美国、中国等外国的粮食援助下,朝鲜才勉强度过饥荒。1997年金大中当选韩国总统后,还开启“阳光政策”,对朝鲜进行一系列援助。朝鲜也一度部分放开国内自由市场,以及对外有所开放。

  但之后,朝鲜金家政权并没有像中国一样真正改革开放,相反利用喘息之机,巩固劳动党的统治、发展核武器,并于2006年及之后进行了多次核试验。而朝鲜之所以放弃改革开放、对国际社会恩将仇报,正是统治朝鲜的金家害怕开放后失去权力,为自身特权和身家性命,宁可让朝鲜继续在专制、贫困、国际孤立中生存。

   最近两年,朝鲜本就极差的经济民生再度恶化。2024年初,朝鲜再度发生饥荒,劳动党官方也承认配给制已崩溃。相对于完全封闭的金日成时代,如今的很多朝鲜人已了解到更多外界信息,不再听信官方宣传,金家统治越发不稳。而日韩关系的回暖、美日韩同盟的巩固,让朝鲜方面(或者准确说是金正恩及其亲密部下)更加感到危机。

   于是,俄朝关系(更准确说是普金关系)迅速升温。在俄乌战争中,朝鲜向俄罗斯提供了大批库存的炮弹等武器弹药。去年9月,金正恩曾前往俄远东与普京会晤。而本次普京到访平壤,既是回访,也是在国际局势更加紧张、西方盟友团结情况下,两个独裁者狼狈为奸,为保全特权、免于身死族灭而结伙挣扎。

   这两个独裁者都作恶多端,戕害人民。而如今,他们还要裹挟两个国家和全体人民,让老百姓们为他们自己的野心、特权、身家性命,而付出劳动、财富,甚至死于战争的代价。而俄罗斯和朝鲜两个国家成为国际边缘者,始作俑者并非美欧和北约,而是普京和金家三代。

   虽然这两个独裁者裹挟两个国家,结成同盟以图对抗自由民主阵营,但实际效果和危害却需过高估计的。俄朝两国在二人的专制独裁下,经济贫弱、国力衰退,即便集中力量保障的军事也破漏百出。尤其是朝鲜,其除了有一大堆上世纪50-70年代的破烂武器弹药,根本无力与韩国一战(更不用说和美日)。而它的核武器并不具有真正投射的能力,无论使用飞机还是导弹试图投放,都会在使用前被美日韩方面摧毁。

     而俄罗斯虽仍有作战之力,但在乌克兰战场已不断受挫,死伤人数据信已达50万。即便朝鲜倾国之力支持,也并不会增强俄军多少战力。

   不过,如果朝鲜发生变乱,俄军倒确实可能派兵支援。但在俄军已在东欧损失惨重情况下,是否还有力在东线与美日韩交手,还是一个问号。但如果俄军未来应金正恩之邀,镇压朝鲜国内军队叛乱和民众起义,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如果韩国军队不能及时介入,金家政权不迅速终结,俄军确实可能进入朝鲜。而如果美军介入,又不能立即胜利,同样可能给俄军进入朝鲜借口。另外中国也可能派兵。对于这种可能,国际社会尤其韩国,是应当认真考虑和制定预案的。

   但即便普京和金正恩有再多合作、倾两国之全力,也无法抵挡国际大势。两国孱弱的国力,尤其疲弱的经济,无法支撑其对抗西方的野心。而其国内也是危机四伏。而他们共同的另外朋友中国,更多可能置身事外或提供有限支持,而不愿卷入普金二人极端化的内政外交活动中。而且中共统治者同样面对着各种内外危机。中国对于发展经济的重视,也意味着不愿意冒与西方直接开战的风险。如果朝鲜政权倾覆,中共或许会做一些干预,但不太可能像1950年代那样派兵支援(当然这种可能性也不应完全排除,要看国际局势、朝鲜局势、中国国内情势具体演化情况)。

   普京本次访朝结束后,还将立即前往越南进行访问。越南也是前苏联和俄罗斯在东南亚关系最近的盟友。1960-1980年代,两国有着共同对抗美国、也共同对抗过中国的传统友谊。苏联曾在越南有在东南亚的唯一一个军事基地-金兰湾基地。继承苏联的俄罗斯因经费不足而放弃,但近年来又多次试图重租金兰湾。

   不过,相对于在朝鲜受到的热情欢迎和紧密同盟,普京在越南的收获会很少。越南如今也在和美日欧等西方国家合作,试图在西方、中国、印度、俄罗斯等国之间渔利,不愿选边站队。而且相对于其他多方,俄罗斯是经济最差、最难给越南有力援助的,还背负侵略乌克兰的坏名声。虽然越共阮富仲政权也需其他独裁者支持,但首要任务还是经济发展。所以越南不会与俄罗斯走的太近,普京访越之行将不冷不热的进行、没有多少实质成果的收场。

   当下的普京和金正恩,可以说已是穷途末路,却困兽犹斗。他们为了一己之私,对内毒害国民、对外危害世界和平民主。普京发动俄乌战争,更是导致数十万乌克兰军民死伤,数百万乌克兰人流离失所。二人的统治早就到了需要终结之时。而他们走向末路,也是咎由自取,其戕害人民之时就应想到不能善终。

   国际社会不应坐视这两个独裁流氓继续危害其本国和世界人民,而应采取所有必要措施,尽早结束他们的统治,还俄朝人民以自由民主,还世界以和平。而中国的当权者们,也应顺应正义潮流,不为虎作伥,在俄朝两国由专制暴政向自由民主转型中,发挥正面而非阻碍的作用,这也是为自身积德行善、为自己和后代们的未来留出退路。

  • 最新评论
  • jincao

    美国不是独裁的最大代表吗?他做战争决定征求过联合国安理会的意见?通不过不也照样打。这样的例子还少吗?国际上最独裁的就是美国,反对美国意见的都遭到其打压。还有脸说别人独裁,说之前怎么不自己照照镜子。美国自诩民主,但是美国在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展示其民主可是淋漓尽致啊。抱团取暖的国家会越来越多,因为反对美国单独霸权的国家占世界的大多数。

    屏蔽
  • lary

    维持独裁是新轴心国独裁者们抱团取暖的唯一目的

    屏蔽
  • AUSCHN

    @Jincao 楼上这人真经X。

    屏蔽
  • jincao

    此文作者无视国际政治现实,屁股决定立场,只会批评俄朝加强关系。装着看不见美日韩一起针对朝鲜不断大搞军事演习,各种制裁,威胁朝鲜的安全。俄朝加强关系也是共同应对威胁的一个举措。美国在世界范围挑起各种战争,穷兵黩武。支持包庇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平民进行屠杀,怎么视而不见?民主还是专政,各国有权选择自己的治理模式,他国不应干涉他国内政,这是国际法规定的国家间发展关系的准则。作者要否认此原则吗?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做的事情,作者又作何解释?

    屏蔽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