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对“北京卫戍区”万无一失的配置

上报 2024-06-16 21:23+-

中共北京市近日召开的“党管武装工作会议”,突然冒出北京卫戍区新任政委朱军主持会议,而“主旨讲演”的北京市委书记尹力,强调“党管”与“首善标准”涵义颇丰;北京卫戍区辖下的共军61889部队,又名中央警卫团,是由蔡奇主管的中央办公厅警卫局指挥,尹力与蔡奇同属习近平派系,但两人又是“独立”的,这或许是习近平希望二者相互制约达到万无一失的配置。 

尹力在上述会议中,以党管武装楔领整个讲话。不过,标准是麻痹民众的“首善标准”。首善是司马迁的原创,是指表率,但并无具体标准。

中共宣扬的首善,则突出的是习近平思想而非道德标准下的规范。但是都知道,武装力量的暴力特征,与首善很难搭调。

所以,其本质还是在党的基因框架内。也可以说,党所指挥的枪可以枪杀无辜,六四许多学生,就是在党指挥的枪口下丧命的。 

要注意的是,“党管武装”是一个集合概念。中共用于镇压民众的“武装”,包括了三股“势力”,其一是驻京部队,少说有三万武装到牙齿的兵力,其二是卫戍区官兵,数量也相当可观,第三是首都民兵。

中共国防部曾有消息指,2011年民兵数量已从高峰时的3000万减至800万人。但另有消息显示,中共北京卫戍区的民兵主力,即基干民兵,在军改后得到了强化。2023年8月2日北京日报称,“1.4万馀名首都民兵驰援抗洪一线”,给出了民兵的数量,“平时为民,战时为兵”的民兵,在六四事件35周年的前后,也被安排身著迷彩服值守维稳,虽然仅持有“防爆盾牌和防爆叉”(如长安街地下道民兵哨点),但也足以施暴,此外,北京市区大型路口、跳桥的“看桥员”,与警察搭档,同样也是身著迷彩服的民兵。 

实际上,北京民兵在北京大型国际会议期间,也都会出现在北京街头为中共统治增添恐怖色彩。 

尹力与蔡奇(左)同属习近平派系,但两人又是“独立”的,这或许是习近平希望二者相互制约达到万无一失的配置。(合成画面/美联社/微博)

民兵隶属北京市各区(县)人民武装部,负责北京地区的军事警卫、守备任务,开展民兵、兵役和动员工作,维护军容风纪,协助地方维护治安等。 

所以,尹力以党的名义“管”著不少于10万武装力量,要对付菜刀实名制的民众,连小菜一碟都不是。 

中共三中全会将在7月召开,这一推迟的会议颇受关注,虽然外界希冀的“改革”等伪命题、大动作恐怕都会落空,但习近平想开成一个标志性会议的打算应该是有的,以期符合“三中全会”的特定标签,犹如假装“历久弥新”的十一届三中全会。 

这无疑是一个重大背景。 

那么,上述开会,就是提前给三中全会维稳,顺便告知外界,北京卫戍区政委“换将易帅”,释放的是不是强化恐怖且不说。“名不见经传”的朱军出任卫戍区政委,已经有点“招蜂引蝶了”。不得不说,共军政委的基本职能就是效忠习近平,保证党能够全天候指挥枪,同时在双首长的规定中,政委可以制衡司令,任何单方兵变都很难成行。 

“临危受命”与卫戍区司“令付文化”携手统领御林军,本次会议的主持人朱军,履历不详,网路痕迹包括:2019年12月,朱军由空军大校军衔晋升为空军少将军衔。2023年1月,内蒙古额济纳旗委、政府走访慰问空军某基地,朱军以空军某基地政委的身份表示感谢。 

有点意思的是,卫戍区司令、政委在中共二十大前,司令政委高配为中将,但就在蔡奇兼任中办主任之后,北京卫戍区这一正军级单位,高配副战区(副大军区)级别的历史终结了。 

高配的消失,并不意味著降低“权重”。毕竟北京卫戍区接受双重领导——北京市委只要是党的命令,所有兵丁们就要赴汤蹈火,无论死后去向何处。 

不过这也引发人们好奇,首先是“党管”,那么谁是党?北京卫戍区归北京军区管辖,是北京军区管辖的省级军区之一,但北京卫戍区党委第一书记却是北京市委书记,而北京卫戍区司令付文化2022年在北京市委中获得常委职位(如果高配中将,这一职位就“屈就”了),换言之,北京卫戍区双重领导下,大家都是“党”,事必亲躬的习近平就必须不断的签字接电话,还不得累坏了? 

当然,习近平作为党魁就得时时警醒,应付来自各个方向的威胁。 

所以,北京卫戍区的问题就并不简单了。来看另一个情况,资料显示,北京卫戍区辖下的共军61889部队,又名中央警卫团,驻北京市,隶属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由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局指挥,但实际上,也是双重管理,但蔡奇作为正国级官员,拥有直接调动该部队的权力,这是符合“党管”武装的规定的。 

尹力与蔡奇同属习近平派系,但两人又是“独立”的,这是习近平希望万无一失的配置。 

严格说来,尹力是在福建“染水”之后,才被广泛认为与习近平闽江新军扯上关系。当然也不排除其与彭丽媛的老乡关系。尹力在省委书记职位上只有24个月左右的经历,能获得习近平确认,一是在四川“抗疫”中的出格表现,符合习近平的要求,二是在福建经受了忠诚绝对的考验。所以,尹力与蔡奇并非“同出一门”。习派的标签中,闽江新军有点勉强。 

所以,尹力的被启用,是习近平用人的一个看点,说形象点就是,尹力与蔡奇并非同属“闽系”,而是互不通达,甚至不相干的习近平两个亲信。 

说笑话,尹力是卫戍区的党委第一书记,卫戍区划归代表习近平的尹力党管,卫戍区司令以“党”下命令也是可能的,至于蔡奇,代表习近平党管警卫局,他们三方都互相牵制,以防万一,虽然这是说说而已,但中共的体制中的规定都是要命的,就连行政没有几十个公章也办不了事情,更何况党鞭之下,谁敢违拗。但中共政治就是什么可能都会有,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如此说来,“党管”之下的内斗、“内卷”中的消耗,乃至于暗藏的危机会不会以防不胜防的方式摧毁这个体制,还用说么? 

中共以黑治黑,最终结果不是引发兵变,就是导致民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