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俄乌战争会进入谈判阶段吗?

安邦智库 2024-02-29 21:32+-

目前,这场战争仍在僵持之中,成为21世纪以来伤亡人数最多的“绞肉机”。战争的阶段性结果:在伤亡人数方面,准确的数据难以统计,从此前各方公布的数据看,双方直接死亡的人数应该超过10万人,伤亡总人数可能在80万人-100万人之间。据不完全统计,俄罗斯控制着乌克兰约17%的领土。战争导致乌克兰超过千万人流离失所,有高达600万乌克兰人流落至国外。

战争带来的经济损失巨大。据乌克兰方面估计,这场战争对其造成了高达1500亿美元的直接经济损失(相当于2021年乌克兰GDP 2000亿美元的3/4)。如果考虑到连带影响,乌克兰的经济损失和资产损毁可能是一个天文数字。俄罗斯也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俄央行约有350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被西方冻结;在西方数千项经济制裁下,俄罗斯经济近似于一个半封闭经济体。“去国家化”效应可能影响俄罗斯未来整整一代人或两代人。

战争摧毁了乌克兰的多座城市。除了克里米亚全境和顿巴斯大部分地区外,战前拥有50万人口的马里乌波尔、拥有30万人口的北顿涅茨克-利西昌斯克城市群、拥有15万人口的梅利托波尔、拥有7.5万人口的巴赫穆特、拥有13万人口的别尔江斯克、拥有超过3万人口的阿夫季夫卡等多座乌克兰城市,被俄罗斯占领或已成为一片废墟。

就战争本身而言,尽管俄罗斯将之称为“特别军事行动”,但毫无疑问,这是俄罗斯对乌克兰这个主权国家发起的一场侵略战争,是对苏联解体后形成的世界格局的第二次挑战(第一次是2014年俄罗斯强行“收回”克里米亚)。不过,从地缘政治角度看,俄罗斯发动这场战争也有其原因。由于美国主导的北约组织在冷战结束后五次扩容东进、明斯克协议没有被遵守,俄罗斯总统普京感到地缘政治利益受到极大的威胁,于是发动了这场战争,其目的是在俄罗斯和北约集团之间建立非北约的战略缓冲区。

战争一旦开启,形势就不受控制,普京设想的闪电战式的“特别军事行动”,发展为“俄罗斯 vs 西方国家支持下的乌克兰”两个大国间旷日持久的全面战争,成为二战后迄今在欧洲发生的规模最大、伤亡人数最多的战争。号称“世界第二”的俄罗斯军队,在这场大规模战争中表现得异常差劲,苏联红军在二战中建立起来的声誉,基本被俄军的表现消耗殆尽。而乌克兰军队在战争初期表现出坚韧的抵抗能力,在西方军援之下,扛住了俄罗斯数十万军队的攻击。

然而,大国之间的战争如果持续,就变成了国家综合实力的长期消耗。拥有1.4亿人口、丰富的能源基础和庞大军事工业体系的俄罗斯,显示出比4000多万人口的乌克兰强大得多的综合实力。对这场战争,北约坚持“不亲自下场”与俄军对垒、只提供军援的原则,乌克兰实际上扮演了与俄罗斯作战的“战争代理人”角色(乌克兰人可能并不这样看,这是他们自己的主权之战)。

俄烏戰爭|2024年有可能進入談判階段嗎?

从两年来的战争形势看,西方国家显然低估了俄罗斯作为大国的战争韧性。迄今,在以军人伤亡和军工产能为基本赌注的博弈中,俄罗斯承受住了西方世界的联合施压。在战争消耗持续2年之后,整个西方的军援开始显著放缓,甚至有中断的危险。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乌克兰在乌东军事重镇阿夫季夫卡的抵抗中失败,不得不撤出这一战略要地。

旷日持久的战争正在改变欧洲人的态度,悲观情绪正在欧洲国家滋生和蔓延。总部位于柏林的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基于在12个国家的民调所做的调研发现,只有10%的欧洲人认为乌克兰将赢得战争,而预测俄罗斯获胜的人数则占20%。几乎40%的人认为,乌克兰必须接受“妥协方案”,无法夺回俄罗斯占领的所有领土。该智库的研究认为,欧盟必须采取“基于事实的”政策,区分“谈判达成的和平”与按照俄罗斯的条件达成的解决方案。

随着战争进入第三个年头却仍看不到结束的可能性,疲态已经在西方国家普遍出现,欧洲人的担忧日渐增强,俄乌战争将被视为无限期、无休无止的“永久战争”。据英国BBC报道,更令人恐惧的不是死亡本身,而是战争带来的疲劳。BBC称这种现象为“乌克兰疲劳”。乌克兰最担心的也正是所谓的“乌克兰疲劳”,即在基辅所依赖的伙伴国家中,公众对乌克兰的同情和支持正在逐渐减少。

2024年1月16日,在瑞士达沃斯,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出席达沃斯论坛年会。据报道,当天晚上,泽连斯基与来自全球各国大约60名媒体领袖会面,在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后,泽连斯基弯着疲惫的身子离开。此时,坐着几十位全球媒体领袖的会场掌声稀落,人们还没回过神来,泽连斯基就从大家面前穿行而过,没人再举起手机。2024年2月16日至18日举行的第6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俄乌战争是一个重要话题,主题罕见地被定为“双输?”(Lose-Lose?),会议对这场战争充满了悲观气氛。这些场景所显示的,正是“乌克兰疲劳”景象。

对乌克兰支持最多的美国,也正在醖酿一个重要的变数。由于川普可能重返白宫(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美国未来可能显著改变对北约的政策,并可能大幅削减甚至中断对乌克兰的军援。一旦这种情况发生,乌克兰的战争“脐带”将被中断,战争将立刻无法持续。虽然美国总统拜登屡次表态,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停止援助乌克兰。但如果拜登输掉大选,这些政治上的信誓旦旦将立刻作废。

让西方感到矛盾的是,放弃援乌就是承认俄罗斯的胜利,这对美国和整个西方世界来说也是不可接受的。这不仅意味着一场战争失败、西方道义的失败,还会给欧洲国家带来现实的地缘政治威胁——核大国俄罗斯可能再度对欧洲诸国形成安全威胁,冷战时的噩梦将会重临。美国《大西洋月刊》日前刊文称:“如果白宫放弃军援乌克兰,就等于是向中国和俄罗斯发出讯息,证明中俄此前的说法是真的,美国就是一个日益衰弱的国家。同时,这也就是向欧洲证明,美国是不可相信的。”对于美国的全球利益和全球信用来说,这种结果是难以接受的。

这场战争将在何时结束?将以何种方式结束?目前都是未知数。在“核均衡”的底线之上,只要北约不亲自下场,按目前的态势,俄乌战争将难以在短期内出现很大的变局。西方国家能否继续向乌克兰提供有力度的军援,乌克兰人对这场战争的意志,将会影响这场战争的相持。今后不短的时间内,双方都将面临近乎极限的忍受,谁能坚持下去,谁就可能在未来的博弈中获得更多的筹码。

从目前态势来看,安邦智库(ANBOUND)的研究人员认为,当战争双方阵营都感到难以支撑下去的时候,谈判才可能会到来。未来如果有谈判,既不太可能按照乌克兰的条件来进行,也不可能完全按照俄罗斯的条件来谈。对于乌克兰人来说,目前是极为艰难的时光。对于普京来说,也在期望通过时间的拖延来继续消耗西方的耐心与决心。就俄乌战争来说,未来最大的变数来自美国大选结果,如果川普赢得大选,2025年有可能发生重要的变化。而在2024年,仍将是拼死保持僵局的一年。对俄罗斯来说是如此,对乌克兰和西方来说也是如此。

最终分析结论:

持续两年的俄乌战争是人类历史上巨大的悲剧之一。至少在2024年内,这场悲剧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对战争双方阵营的信心、国家实力和耐受力都是极大的考验。在诸多影响因素中,美国大选结果对于俄乌战争的前景可能会有特别影响。目前,不论是乌克兰、俄罗斯、美国、欧洲甚至中国,都在观察美国国内政治格局的进程与变化。

  • 最新评论
  • 花蜜蜂

    比较悲观了一点。 俄乌战争实际上已经从2014内就开始了,打了8年后再加剧到两年前。有点像日本侵华一样。 所以,俄乌双方继续打下去是很正常。美国北约的战略目标是“削弱俄罗斯让其丧失战斗力”,也是很有效的。拖着俄罗斯在俄乌战场上,再拖他十年,他自己都要逃走的。你看看美国在越南,在阿富汗,苏联在阿富汗,都是被拖到筋疲力尽逃走的。 普京还能活多久?!嘿嘿!

    屏蔽
  • 吴敬中

    不清算默克尔马克龙,不检讨之前的自废武功。乌克兰因为地理原因是比较倒霉,可欧洲安全被威胁难道不是应该的报应么。做错了不挨顿打,那才是天理不容。如果把乌克兰和德法互换位置,今天挨打的不是乌克兰而是德法,你试试多少人会说声活该。

    屏蔽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