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战争,进入至暗时刻

未普 2024-02-28 15:37+-

未普评论文章: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两周年。但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将这个日子定为俄国入侵10周年,因为普京吞并克里米亚是在2014年2月,从那时起,普京对乌克兰的侵略不断扩大化,而乌克兰的抵抗也一直未停止过。

2024年,严冬还笼罩著乌克兰平原,而乌克兰人民的抵抗也进入了最艰苦的年头。一个重要原因是军火得不到接济,说得具体一点,是美国共和党控制的国会一再推延表决议案,致使美国的军援迟迟不能到位。这非常令人讶异。

从艾森豪威尔到列根,共和党一向是一个反苏联专制霸权的政党,目前却蜕变成明显亲俄亲普京的政党,这让人感概。传统共和党的基本价值是国家安全、小政府、绝不背离对自由和生命的基本承诺。历史证明,背向世界的孤立主义和绥靖主义无论在美国或者在世界其他地方,鲜有成功先例。捍卫自由,不单是共和党,也是美国光荣的国家传统和最珍视的价值。

但是,共和党发生了改变,川普起了很大的作用。他和普京两人惺惺相惜。早在2016大选,普京公开表态支持川普,川普也表示钦佩普京。川普胜选,更称赞普京是“一个伟人,一个好人”。普京在川普下台后仍献上赞美:“我相信,美国前总统川普是一个非凡的人,有才华的人”,因为拜登“一生都在政治里度过”,而川普“是个丰富多彩的人”。普京自己一生才是在政治里度过的,他前半生都是克格勃(KGB)的人,别以为他现在就不是,只不过变成了克格勃是他的人。

反观川普,在俄乌战争初起就他称赞普京“真是天才,这有多聪明啊!我非常非常懂他,他将派兵军去乌克兰,做和平卫士。”川普口中“我懂他”和称为“好朋友”不止一个,从普京、习近平、金正恩到匈牙利的欧尔班,清一色都是威权主义的强人。他们确实有共同的精神血缘。

宣称让国家更强更伟大,是所有威权强人的政治标识。从普京到习近平都是如此。和“让美国重新伟大”的川普一样,普京当年的我期许是“给我20年,还给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历史真的给他不止20年,现时俄罗斯是何境地?深陷战争泥沼,经济倒退十年。现在的俄罗斯大选,灭掉一切政治对手的普京笃定胜出,他要再索要20年,号称去“拯救俄罗斯”。

俄乌战争,进入至暗时刻

习近平也没有甚么不同,他已经迈过了执政第二个10年的门槛。从他向这毛时代威权统治的回归就可以看到,在东方专制主义传统深厚的国家,曾取得的一点制度和民智的进步,是多么容易失去。

俄罗斯文化同样稀缺民主基因,哪怕反沙皇的十二月党人和反对共产专制的索尔仁尼琴,他们同时又是国家主义者、大俄罗斯主义者。他们都拥护让俄罗斯重新伟大。这和中共言必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一个意思。只不过,在美国没有这种土壤。无论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都不把国家奉为至尊价值,独立宣言和美国宪法也没有这个所谓的国家至上,宪法条文更多著墨于限制政府,别让它太强大。所以,在美国鼓吹国家至上的政治人物只能是昙花一现,一个历史的匆匆过客而已。

最后引用泽连斯基的话,他评论川普所谓24小时停止俄乌战争的说法。泽连斯基说:“川普无法与普京和俄罗斯摆平这个问题,因为我们永远不会为停战而放弃我们的领土……我认为川普并不真正明白,普京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不会停止。”显而易见,泽连斯基要比川普有政治智慧。

  • 最新评论
  • 吴敬中

    看了一半就看不下去了。只字不提普京两次侵乌,一次在奥巴马任上,一次在白等任上。所以川普亲俄?

    屏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