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乱全球的“难民主义”是怎样炼成的

头牛大观 2023-11-28 13:51+-

  最近看到一篇贴文,是说有位阿拉伯记者写了一篇文章,他提出一个大家以前没有想到的方向,叫做“难民主义”。我没有读到这篇文章的原文。但这个观点让我感觉非常新颖且清晰,也非常值得深度思考。我先摘抄分享给大家:

  他指出巴勒斯坦人根本不想建国,因为如果建国他们就必须像正常国家人一样去工作生产。而现在他们是难民身份,国际社会每年有大量资金援助他们,他们不用劳动每天游手好闲也可以过一辈子。以色列给的大量工作机会,巴勒斯坦年轻人根本不去。他们从小就是这么长大的,国际上提出过很多建国方案都给他们否决了。他们时不时的袭击一下去勾引以色列报复,这样就能获得更多的国际援助。这就像中国的丐帮把孩子腿打断去街上要钱一样的道理。领导人就是背后的那个头。这是一种生意和生态系统。果然还是阿拉伯兄弟了解他们。事实上根本没有人阻止他们建国,但他们就是不建,这就是真实情况。还有昨天有个黑人小哥大骂支持哈马斯的人。他说:“你们说加沙是大监狱,以色列进行种族灭绝。如果这就是种族灭绝,那以色列也太废物了。加沙人口在十年内翻了三倍,这是种族灭绝吗?”这些人拿着国际社会的援助每天不工作唯一做的事情就是繁殖和仇恨,天天琢磨怎么去杀人。

  我觉得这段话应该是经过了解读。但毫无疑问,其中一针见血的捅破了哈马斯编造的谎言。更是让无数人可以清晰的认识到,难民问题已经脱离了本质,正在转化成为一头全新的怪兽。它会从内部对现有的文明秩序进行攻击。它让人类社会变得更加撕裂。在未来的几十年里,难民主义可能会是全世界必须共同关注的国际政冶问题。

祸乱全球的“难民主义”是怎样炼成的

  先解释一下什么叫难民。难民这个词对于绝大多数当代国人来说只是一个空洞的名词。我们一直认为难民问题离我们过于遥远。但是在国际层面,难民一直都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关于难民的定义,联合国1951年通过的《难民地位公约》第1条是这样解释的:难民是指因种族、宗教、国籍、特殊社会团体成员或政*见解,而有恐惧被迫害的充分理由,置身在原籍国领域外不愿或不能返回原籍国或受该国保护的人。这个定义非常生涩难懂。或可以简化理解为:难民是指因战争、自然灾害或某种迫害等不可抗力而被迫弃籍逃亡的人。联合国统计,全球每八人中就有一人是移民。虽然这些移民中只有一少部分是真正的难民,但总数依然非常庞大到超过想象。他们或者因冲突、迫害、环境退化或缺乏人身安全和机会等因素而被迫流离失所。

  再说到第二个关键词:主义。主义这个词最早可以溯源到战国时期。在《庄子》中,就有“道术之主义”的表达。《史记-太史公自序》中有:敢犯颜色,以达主义,不顾其身。这里的“主义”指对事情的主张。但是,用“主义“这个词表示一种信仰、学说、思想体系、政冶观念或运动的聚类,则是始自于日本人创造的“和制汉语”。和制汉语是日本近代在翻译英文词汇时,遇到片假名无法翻译的英文单词便借用汉字“创造”、“半创造”的一些词汇。而后这些词被传回中国就成为了现代汉语的一部分。比较典型的是中江兆民 1870年第一次接触到《社会契约论》。他在目睹了法国的巴黎公社以后,翻译出了“自由”、“民主”、“人民”等词。其他包括常用的:国家、社会、经济、全球、生产力、阶级、斗争、科学、唯物辨证法,进化论等等都是如此。无论是否愿意接受,现代汉语中大部分新词汇都来自于日语。所以我以前说过,那些抵制外来文化入侵的人,首先就要弃用这些日语词汇。最好连标点符号和阿拉伯数字也不要用。

  在英语的语境下,"-ism"(主义)通常被用作后缀,用来构成表示一种信仰、学说、思想体系、政冶观念或运动的词汇。这种后缀通常用于表示一种系统性的理论或信仰,并且往往具有一定的组织性和理论性。例如共产主义(Communism)。这个词表示一种政冶和经济体系,也是一种社会制度。其核心理念是实现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胜利,最终达到一个没有私有财产、阶级差别和国家的社会。

  那么,难民主义应该如何理解呢?就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难民主义是一种政冶手段。通过强调难民的权利和利益,宣扬使用极端的暴力行为来制造恐怖和混乱,以达到某种政冶、宗教或意识形态的目的。是一种升级版的“我苦难所以我有理”!

祸乱全球的“难民主义”是怎样炼成的

  我想,关于难民主义,未来会有人作出更专业和更准确的定义。我今天的文章里想尝试分析的是,难民主义到底是怎样炼成的。或许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了解形成苦难的根源。

  上周写了一篇关于荷兰新当选的极右翼首相的文章《荷兰也将迎来“川普”式元首,世界准备好向右转了吗?》文章中说:这次大选是欧洲国家在爆发以哈战争后举行的第一次大选,具有非常明显的指向性意义。或将影响战后欧洲的政党格局。这位威尔德斯首相是以反对“YSL入侵”和反对难民涌入而著称。在可以预见到的未来,那些吃住在欧美还要骂欧美并试图强迫文明世界接受他们那一套,将欧美国家变成他们老家的难民们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有人会担心这会造成新的人道灾难。然而事实上,全世界并不是在拒绝难民,而是拒绝造成混乱的“难民主义”!并不是所有的难民都会奉行难民主义。那些操纵难民主义,制造难民问题的人,往往并不是真正的难民。

  那么,难民主义到底是靠什么炼成的呢?说到底就是两个字“绑架”。这里所说的绑架包括了五个方面:肉体绑架,利益绑架,经济绑架,道德绑架,头脑绑架。

  肉体绑架是所有的绑架行为中最LOW的,也是最容易解救的。不过所谓的容易其实是个相对的概念。就像此次哈马斯入侵以色列实施的绑架行为。虽然造成的结果很严重,但解决起来也可以很干脆。因为这种绑架的目的就是为了换取利益。只要价码谈得拢,人质就可以逐步获得解救。当然,也有一些绑架人质的行为是极端组织出于示威。因此会造成人质遇害的悲剧。至于说此次哈马斯能按照停火协定释放人质,并非有多么好的契约精神,而是发现这招已经威胁不了以色列。并且,肉体绑架很容易让人看清楚绑架实施者的丑恶嘴脸。

  难民问题背后往往会涉及不同国家、不同团体之间的利益关系。例如,德黑兰对哈马斯的支持是显而易见的。哈马斯从成立的第一天起就开宗明义的要彻底消灭以色列。袭击以色列可以破坏以色列和沙特的建交。这一点符合德黑兰的利益。但德黑兰并不会真心和哈马斯做兄弟。因为哈马斯是逊尼派而伊朗是什叶派。宗教内部的冲突往往会比教外冲突更加不可调和。至于一脉相承的埃及,口炮支持或者暗通款曲都可以,但接收难民是万万不可能的。大家都是老中医,谁也别给谁开偏方。此次哈马斯的军事冒险,实则是绑定了整个地缘政冶。如果没有遭到彻底清除,最后的收益将大大高于付出。可以让哈马斯在政冶上彻底边缘化法塔赫,全面控盘巴勒斯坦。进而获得与阿拉伯兄弟们平起平坐的资格。

  哈马斯就是希望通过绑架加沙200万平民,吸引以色列的猛烈报复。对于住在卡塔尔豪华酒店里的哈马斯高层来说。士兵和平民的伤亡从来不在他们考虑的范畴。只要能绑定阿拉伯人仇恨以色列的情绪,战后必然以中东第一“反以斗士”的角色获得巨额回报。而加沙地带的平民死伤越多,越符合事先设计好的剧本!

祸乱全球的“难民主义”是怎样炼成的

  欧洲国家的白左们原以为难民都是可以改造和同化的对象。在欧洲人口老龄化日益严重的今天,引进大批年轻有干劲儿的难民既可以降低劳动力成本,又可以成为未来的票仓。想想就美得睡不着觉。但是在现实中,这些难民不但没有实现与当地社会的同化,反而成了沉重的社会包袱。那些已经取得合法居留权的难民和难二代们,已经学会了利用文明世界的规则攻击文明。如何能够在不伤及自身政冶利益的情况下把这些瘟神送回去,正在变成欧洲政府最头疼的事。

  经济上的绑架还体现在哈马斯对待加沙地带难民上。哈马斯高层截流了绝大部分国际援助。一群穷得叮当响的街头混混,靠着“反以”发了大财。而他们故意将巴勒斯坦难民长期置于食物、住房、医疗、教育等必需品严重供应不足、或价格远远超出消费水平的状态。以此来控制难民们,迫使他们长期陷于一种仅仅能满足生存状态的苟延残喘之中。通过经济绑架,哈马斯就能收获一群像奴隶一样忠实的追随者和炮灰。反过来,那些巴勒斯坦人贫困的生活状态又成为绑架国际舆论,获取援助的王牌。这一手,哈马斯玩得相当纯熟。正是因为在政冶利益和经济上被绑架,才让处理难民问题的时候处处掣肘。

  说到道德绑架,毫无疑问是哈马斯们最擅长也是最无耻的行径。他们把女人和孩子当作肉盾,成年男人躲在医院幼儿园后面发射导弹。然后铺天盖地的宣扬又有多少平民伤亡。数字没有了就造假,伤亡不够就派演员化妆摆拍。手段下三滥一点没关系,反之只要有傻子和圣母婊愿意信就行。偏偏白左宣扬的政冶正确还就专吃这一套。当一群自诩最有道德的人遇上了一群完全没有道德的人,结果可想而知。就是因为有这条“软肋”,一些国际主流大媒体不惜放弃起码的新闻道德底线,用最悲伤的画面和最扯淡的报道吸引流量。他们雇佣哈马斯成员来报道哈马斯的“英雄事迹”。他们在成批量的吃巴勒斯坦人血馒头。他们不是帮凶,他们本身就是凶手!

祸乱全球的“难民主义”是怎样炼成的

  道德绑架让人不辨是非。有些人自以为在鸡蛋和墙壁之间选择了鸡蛋。但他们忽略的是,石头并不会主动找鸡蛋的麻烦。而他们认为的鸡蛋后面,却藏着血淋淋的屠刀。他们以为自己在保护弱者,事实上是在助纣为虐。每个人的命运都来自于自己的认知。往往认知越低下,越容易被道德绑架。去看看哈马斯是如何教育巴勒斯坦的孩子们的吧。道德婊们一定特别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和下面这些孩子做同学。

祸乱全球的“难民主义”是怎样炼成的

祸乱全球的“难民主义”是怎样炼成的

  最后说说头脑绑架。这应该是所有绑架中最具危害性的。如果一个人从小就被打上了“XXX就是好,或者XXX就是坏”的头脑钢印。那么他长大以后,多半很难从旧有的思维陷阱中爬出来。而否定自己又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所以对很多人来说,掩饰自己的愚蠢与错误要比改变自己容易得多。哈马斯的头脑绑架无所不用其极。在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从一出生就开始被灌输要对以色列发动圣战,只有彻底消灭以色列才能摆脱贫穷。宗教只是形式,恐怖主义才是真正的目的。在这种条件下成长起来的人,就算可以走出巴勒斯坦进入文明国家,也摆脱不了极端主义思想的操控。一旦条件成熟,内心深处的恶魔立刻就会被唤醒。

  此次以哈战争开打后,那些人在欧洲美国加拿大街头呼喊“从河流到大海”的口号。国人在不了解背景的情况下,不会觉得这句口号有什么不同。然而其背后的真实含义令人不寒而栗:河流指的是约旦河,大海指的是红海。这句口号的意思是:从约旦河到红海都是巴勒斯坦的领土,以色列人会被彻底诛绝。可以说,呼喊着这句口号的人无一不是被头脑绑架过的。他们幼年时种下的仇恨种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早已填满内心。

  头脑绑架可能发生在各种环境中,包括政冶、宗教、社会和个人关系。出于认知偏见和信息过滤,一个人可能因为深深嵌入某一种信仰系统或思维模式而对其他观点产生抵触,甚至拒绝接受与自身信仰相悖的证据。这就是为什么骂美国的司马夹头在美国有小房子,金教授对俄乌战争的预测无一正确,中专文化水平的卢X文敢于为投资者指点迷津,而他们的信徒却总是深信不疑。

祸乱全球的“难民主义”是怎样炼成的

  那么,肉体绑架,利益绑架,经济绑架,道德绑架,头脑绑架这五个方面的绑架到底是我凭空杜撰还是事实存在?是否只在针对不明真相的愚众?对世界的影响究竟会有多大?

  近日,以色列国防军在一名哈马斯武装分子的背心里发现了他的联合国近东救济工程处的证件。由此可见,难民主义的根子并不是在哈马斯身上。他们也不过是马前卒替死鬼。真正的幕后大佬永远不会现身。可耻的西方白左道貌岸然的坐在联合国宽敞明亮的会议大厅里。他们一边装作对难民遭遇的痛心疾首,另一边又在与制造难民的恐怖分子勾勾搭搭。而哈马斯每天都要销毁来自于联合国和国际援助的账目。这些钱真的只是进了哈马斯高层的腰包吗?要知道巴勒斯坦每年都会获得巨量援助,平摊到每个人头上足以创下历史记录。究竟是谁,不希望战争停止?究竟又是谁,在制造和推动难民主义?这需要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认真思考!

祸乱全球的“难民主义”是怎样炼成的

  回顾真实的历史:是阿拉伯人和巴勒斯坦人拒绝了联合国181号决议提出的两国分治的建国方案。1967年以色列在占领约旦河西岸后提出的巴勒斯坦建国方案,2000年阿拉法特和巴拉克提出的建国方案,以及2008年奥尔默特提出和平方案都被巴勒斯坦否决。2005年以色列撤出加沙地带,但巴勒斯坦人还是没有建立自己的国家。此次哈马斯所宣称的一切,其实与巴勒斯坦人的自由和利益无关,不外乎是企图绑架全世界。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认识到难民主义造成的危害。哈马斯必然覆灭。制造难民主义的幕后黑手也会受到一并清算。

  今天的文章5300字,感谢您耐心读完。一般来说,写这种文章最是吃力不讨好。不仅要花费数倍的时间查找资料、理清逻辑,而且还要规避各种明枪暗箭。但是在变得日益肤浅的时代,总还要有一些深度思考。顺便在这里说一句,我的镜像号“第五十六区”不得不改名字。新的名字叫“第五二六区”。您原来收藏过的公众号链接会自动变过来。具体原因我会写在“第五二六区”里。感兴趣可以围观。

  昨天有朋友问,消灭了哈马斯,世界就太平了吗?我的回答是否定的。为什么这个世界永远不会平静?其实道理很简单。当班上成绩最差的那个学生转走了,就会出来一个新的最差的。而一个班级里的尖子学生和最差最烂的学生都会是很少的几个。剩下的才是大多数。想过什么样的日子,取决于你要和什么人做朋友。那种天天和差生混在一起的,多半也好不到哪去。而差生与差生之间,可以相互欣赏但不会有真正的友谊。

  • 最新评论
  • sometimes

    比缅北电信诈骗高多了

    屏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