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的“苦难”,得靠以色列的强硬才能解决

国产神灯 2023-11-28 10:47+-

  马斯克,世界级的企业家兼富豪,在以哈战争引发的“巴以冲突的舆论巨浪”中,一度沉沦于巴勒斯坦苦难,

  先是准备给加沙带去星链服务,意在破除以色列的信息垄断,然而,他很快就被欧美fake news频频打脸,它们更偏向采纳由哈马斯提供的信息素材,

  之后,他又在自己收购来的X社交平台上,支持反犹言论,

  这个行为直接惹来了大麻烦,不光美、以政府对他发出强烈批评,与此同时,许多跨国企业纷纷中止与X的广告合作。

  基于商业利益上的压力,在以哈临时停火,以色列用哈马斯罪犯交换哈马斯劫持的人质的第五天,

  并且是在哈马斯重要头目哈立德·马沙尔,宣称已经做好了长期战争准备、反对任何阿拉伯或外国军队参与加沙地带管理的时候,

  马斯克终于“醒悟”,或者说“认输”,转身调头,只身前往以色列,弃巴挺以,加入“支持以色列消灭哈马斯的阵营”。

  在以色列访问期间,马斯克受到临时内阁要员以及总统的接待,规格不可谓不高。这个现象,可以说是,有关巴以冲突舆论飞地的风向,自此有了重大改变,白左的泛滥爱心,今后将落到现实——

巴勒斯坦的“苦难”,得靠以色列的强硬才能解决

  解决巴勒斯坦苦难,必须得踏上真正可行的道路,而不是停留在虚无的道德感上。

  据相关信息披露,内塔尼亚胡特意领着马斯克参观了10月7日恐袭现场,观看当日极端大屠杀的视频,马斯克感到非常震撼,随即做出挺以表态:

  “必须消灭那些参与恐袭的人;必须停止加沙的仇恨教育;必须让加沙地带经济繁荣起来。”

  据说,马斯克很大概率,将来会向加沙地带注入投资——具体如何,其实并不重要,马斯克有钱不假,但也如他自己说过的,亿万富翁的钱别说与一个国家比,就算与一个武装组织相比,很多时候也不值得一提。

  的确,解决加沙地带的战后问题,缺的不是钱,而是应该如何确认苦难根源。也就是说,得理清巴勒斯坦历史苦难、加沙平民现今的灾难,它们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有了这个前提,接下去的问题才能迎刃而解。

  站在色列角度,或者说,站在现代任意一个文明国家的角度叙事,谁也不敢给哈马斯重生机会,不敢让巴勒斯坦存留极端恐怖主义的土壤,那等于姑息放纵哈马斯喘息过后发动无休止的恐袭。

  按马斯克的建议,最大的执行难度在于,哈马斯及其幕后金主,仅凭“以色列占领加沙,实行新殖民主义”,就能汇聚足够的反以力量。

  主次尤为重要,同样的一件事,用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或者加沙代入,会得到不同的结果。比如“必须停止加沙的仇恨教育”,以色列来主导,效果就比不上由巴勒斯坦来主导,更比不上由加沙平民自己来主导。

  说白了,唯有加沙,巴勒斯坦,乃至泛阿拉伯,它们正视自身存在对异教的仇恨状态,才可以对症下药,消除弊病。

  但是这些,只要没有外力强制,就不可能会主动发生。而以色列达不到足够的力量——并非指军事上的,更多的是政治上以及舆论上的。

  理论上的最优选,当然是由联合国介入,但多数国呈现谴责以色列制造人道主义灾难的形势下,很难成行;

  退而求其次,美以联合介入也算优选,可惜目前看拜登的表态,白左味道占了上风,看不到联合迹象,甚至,他还准备将加沙做为礼物,拱手送给阿巴斯;

  最后只剩唯一的方法,其中得寄期拜登卖了顺水人情,台面上送给白左阵营虚情的同时,在台面下却是支持以色列“占领”加沙,实施像当年对日本那样的强硬改造,让平民觉醒,放弃炮灰复仇情结。

  关于这个推论,还得继续观察,因为以哈罪犯换人质还在进行中,临时停火到底能给哈马斯赢得多大生机,凝聚多大挣扎力,将决定以色列的强硬成色。

  不过,在结果到来之前,还是可以说,马斯克此次以色列之行,对文明世界是重大利好。绝不能简单地认为他是为了短暂的利益而转向,更高的视角,应该是商业战略的考量。资本精英们肯定知道,在自由市场中避开秩序原则大谈道德,本身就是不道德的作死行为。

  • 最新评论
  • 101Beijing

    以色列已经“强硬”了70多年,造成了巴勒斯坦的苦难,所以才有哈马斯的袭击,引起以色列更加“强硬”,造成更多巴勒斯坦的苦难,引起世界人民广泛同情,如果以色列继续“强硬”下去,后果不难预料。

    屏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