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瓶的开启:公投日

历史文化评论 2022-09-29 10:02+-

魔瓶的开启:公投日

一、魔瓶的开启:公投日

顿涅茨克99.23%

卢甘斯克98.42%

扒波罗执93.11%

赫尔松87.05%

乌克兰俄占区4州的入俄公投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了5天之后,宣布了计票结果。从5天前突然提出到今天宣布结果,其神速、高效令世人震惊。

接下来的事情将顺理成章,普金极有可能于本月30日正式宣布这四州正式并入俄罗斯联邦。最迟到10月份结束,所有俄罗斯的政府架构都将在这些地方建立起来。

一贯拖拉迁延的俄国人,此番为什么如此迅速?原因很简单,因为乌军在战场上的推进太迅速了。如果不抛出这种手段阻止乌军推进,7个月来占领的所有乌克兰领土,很可能将像融化的冰雪一样快速变小、消失。甚至说,俄军的力量已经不足以将乌军阻止在2月24日边境线之外。

魔瓶的开启:公投日

因此,这次4州公投,本质上并非政治,而是军事。

在俄乌冲突进入白热化的时刻,联合国大会在纽约召开。作为各方势力文斗的战场,与会各国几乎用谴责的声浪将俄罗斯外长淹没,因此,俄罗斯外长不得不在其它国家发言时离开会场,以逃避劈头盖脸的指责。极端郁闷的他在返回会场发言时,破口大骂乌克兰总统“这个XX养的。”在联合国这样的场合,外交官如此的失态从未出现过,令各国代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中国外长在联大会议期间,单独会晤了乌克兰外长库列巴,重申了“遵守联合国宪章、尊重各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立场,同时表示:中国坚定地与联合国站在一起。

本周二,联合国副秘书长(主管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迪卡洛对安理会表示:“在激烈的武装冲突持续的情况下,在乌克兰的俄占领土上进行的所谓“全民公投”不能被称作是真正的民意表达。“

魔瓶的开启:公投日

联合国副秘书长(主管政治和建设和平事务)迪卡洛

她代表联合国重申——联合国致力于维护乌克兰在其受国际承认的边界范围内的领土完整。通过单方面行动来为一国企图武力夺取另一国领土提供合法的幌子,并声称代表了民众的意愿,这种做法在国际法的框架下是非法的,从根本上违反了联合国宪章。

然而,联合国的声明并未能影响俄国人一丝一毫,但同时,俄罗斯宣布的公投结果也同样不能影响乌克兰军队一丝一毫。

在过去的24小时内,乌军继续在卢甘斯克西部地区发展攻势,其中,比洛霍里夫卡的乌军第54机步旅渡过北顿涅茨克河,在北岸建立了一个巨大的桥头堡,在今天白天,该突出部的乌军已经切断了红利曼通往后方的最后一条补给线。

由于普金在最后一刻仍禁止撤退,仍滞留在红利曼地区的俄军集团已经插翅难逃。同时,乌军库皮扬斯克集群开始了笔者推测已久的南进,据最新消息,该集群在第1线展开了2个旅,向卢甘斯克的铁路枢纽萨瓦托夫发起了冲击。这个行动意味着,刚刚“加入俄罗斯“的卢甘斯克州即将落入乌军手中。

在本次公投结果公布后,泽连斯基在讲话中说:“无论是在赫尔松地区、扎波罗热地区、顿巴斯地区、哈尔科夫地区,还是在克里米亚,所有在这些被占领土上的闹剧都被我们所无视,我们正在向前迈进,解放我们的土地。”

魔瓶的开启:公投日

公投现场

此前,泽连斯基在参加联合国安理会会议时进行了线上发言:“俄罗斯在乌克兰领土上进行虚假的公投,这将意味着我与这位俄罗斯联邦总统没有什么可谈的。” 

在大量投票点的图片中,俄罗斯派驻的官员挨个监督市民写票,他们的身旁是全副武装的俄罗斯士兵。很显然,在取得这个名义上的“合法性“之后,俄罗斯人可以把任何乌克兰人夺回这四个地区的企图描绘成对俄罗斯本土的攻击。普金上周首次公开表态——他愿意使用核武器来捍卫俄罗斯的“领土完整”。

事实上,在投票前,俄罗斯已经采取行动,使被占领土 "俄罗斯化",包括向人们发放俄罗斯护照和改写历史教科书和语言课程。俄罗斯议会上院院长瓦伦蒂娜-马特维延科迫不及待地宣称:“如果公投结果有利,俄罗斯上议院可以在10月4日考虑将这四个地区纳入。”

国际反应方面,毫不意外的是,整个网络充斥着各国政要对俄罗斯的指责。

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在社媒上谴责“公投”,抨击它们“没有合法性”,是对国际法的“公然违反”。

英国国防部经过评估认为,普金很可能计划在本周五(30日)向俄罗斯杜马两院发表讲话时宣布正式吞并乌克兰被占4州领土。

魔瓶的开启:公投日

梅德韦杰夫:俄罗斯有权使用核武

和普金的威胁相呼应,俄罗斯前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习惯性地在社交媒体上咆哮说:“如果使用常规武器威胁到我们国家的生存,俄罗斯有权使用核武器。而且这肯定不是虚张声势。”

而面对白宫放出的密集警告,梅德韦杰夫对西方称公投将对俄罗斯造成“灾难性的后果”不屑一顾。

他表示——西方这些警告才是虚张声势。但我相信,即使在核武射出情况下,北约也不会直接干预这场冲突。毕竟,对北大西洋联盟来说,华盛顿、伦敦和布鲁塞尔的安全要比灭亡的乌克兰的命运重要得多,因为没有人需要乌克兰。

他越说越起劲,最后对英美进行了冷嘲热讽,他说:“拜登和特拉斯,喷着大西洋的口水,要求俄罗斯把它的手从''核按钮'上移开。这2个人不停地威胁我们,如果俄罗斯使用核武器,就会有''可怕的'后果。幼稚的伦敦阿姨(特拉斯),准备立即开始与俄罗斯互相核打击。”

在这个不祥的深秋,舞会角落里的这个魔瓶悄然开启。

魔瓶的开启:公投日

赫尔松:公投现场

二、波兰往事

在历史上,苏俄对其西部边境的扩张一直分外地狂热(东部边境扩无可扩)。1920年秋,苏联元帅图哈切夫斯基率20万大军越过边境线进攻波兰,波军在毕苏斯基指挥下节节抵抗,将苏军主力不断拖向其补给线的末端。

在1920年8月的华沙战役中,波军司令毕苏斯基元帅从卢布林缺口两翼包抄苏军,被上夹棍的苏军惊慌失措,发生崩溃。苏军西方面军被击退了200-300公里。苏军西南方面军被击退100-200公里。其中,西方面军的四个集团军有三个遭到毁灭性打击。西南方面军的第一骑兵集团军也在扎莫希奇地域陷入重围。至此,近代俄国人第一次直接对波兰的武装侵略失败了。

1939年9月1日拂晓,德军第一梯队越过了波兰边境,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

除了在西线防备法国的需要,希魔调集了5个集团军、2个集团军群共51个师的兵力进攻波兰,德国空军则投入了第一、四航空队,这包括了德军全部可用飞机的60%。

面对纳粹的铁蹄,波兰人奋起抵抗,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刻,其过时的骑兵团通过己方步兵阵地侧翼,向德军坦克部队发起壮烈的冲击。

9月3日,在英、法对德宣战的同一天,纳粹德国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对莫斯科发出外交照会,询问苏军何时会参加对波兰作战。

两天后,苏俄外长莫洛托夫答复说:“我们同意你的意见,在适当的时候,我们会采取适当的行动。”

希魔大光其火,咆哮着对里宾特洛甫说:“俄国人只想不出一丝力,就免费得到德军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土地!”

到了9月10日,德军在波兰东部快速推进,使俄国人觉得时机已到,14日下午,莫洛托夫通知德国驻莫斯科大使:“苏军已经提前完成战备。“

历史应该记住这个日子:1939年9月17日凌晨3时15分,波兰驻莫斯科大使格日博夫斯基被莫洛托夫叫到苏联外交部。

魔瓶的开启:公投日

波兰大使一到,莫洛托夫的副手就迫不及待宣读了一份声明:“德波战争暴露了波兰内部的失败。在10天里,波兰就失去了所有的工业区和文化中心,波兰政府已经瓦解,这个政府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这意味着——波兰国家及其政府已经不复存在。因此,波兰与苏联之间缔结的友好条约也就终止了。“

声明的下半段是顺理成章的:“因为波兰已经不存在,所以为了防止外国将波兰国家的原土地作为进攻苏联的桥头堡,同时,为了保护生活在波兰的乌克兰人、白俄罗斯人的生命财产安全,苏联已经无法保持中立。红军将奉命越过苏波边境,采取一切措施,将波兰人民从战火中解救出来,使波兰人过上和平幸福的生活。”

格日博夫斯基大使当场反驳了波兰已经失败的说法,并且拒绝接受声明。他的举动惹恼了斯大林,他命令将波兰大使逮捕,只是因为各国驻莫斯科大使的干预才幸免于此。

波兰驻基辅领事马图辛斯基作出了同样的抗议,他被苏俄内务部逮捕,一个月后被处决。

1939年17日4时整,也就是波兰大使格日博夫斯基被叫到苏联外交部的30分钟后,第一批苏军越过了波兰边境。

于是,在60万波军主力在波兰西部地区跟纳粹德军浴血奋战的时候,俄国人从背后狠狠地捅了波兰一刀。

波军在后方的少数部队听到苏军进攻的消息,悲愤欲绝,部分部队不顾波军总参谋部的命令,坚决进行了抵抗。但大部分部队遵照总部命令放下武器,走进了苏联战俘营。

2年后,约25000名波兰军官在苏联斯摩棱斯克地区的卡廷森林中被集体杀害。

魔瓶的开启:公投日

德国士兵爬上苏联坦克,向苏军士兵献花。

1939年9月20日晚,苏联坦克军官克里沃舍的第29坦克旅长驱直入,在布尔泽希奇以北24公里处与德国军长古德里安的部队相遇。德军官兵与苏军官兵握手联欢,德国士兵爬上苏联坦克,向苏军士兵献花。

9月22日上午,克里沃舍旅长到达布尔泽希奇市区,按照苏德瓜分波兰的《莫洛托夫-里宾特洛甫条约》,该城应该归属苏联所有。心情大好的古德里安向苏军旅长提议,为了庆贺移交,彰显两国两军友谊,在布列斯特举行一场苏德联合阅兵式很有必要。

因此,就有了下面这张照片。

魔瓶的开启:公投日

1939年9月22日,海因茨·古德里安主持了在波兰的德苏阅兵式。照片靠左是莫里茨·冯·维克托林将军,后因“720事件”受牵连被迫退役,右边穿装甲兵皮风衣的是苏军坦克29旅指挥官塞米扬·莫西耶维奇·克里沃舍。图中所示的建筑是现在的布列斯特地区执行委员会,位于市中心的列宁街。(后期上色的历史照片)

后记

在这个世界上,究竟什么是善恶的标准?这是一个如分辨黑和白一样简单,而同时又是一个天大的问题。

它像一面照妖镜,可以照见每个人的真正面目。

在人看来,害人者即是恶。

在魔鬼看来,根本无所谓善恶,魔鬼的信条是:胜利者是不该受到谴责的。

  • 最新评论
  • lary

    前苏联就是二战的元凶之一,现在看的更清楚了,没有德国,他们还要干,并且有新的同伙。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