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行自杀政策,普京没能逃出拜登手掌心

亚欧视点 2022-09-26 15:31+-

推行自杀政策,普京没能逃出拜登手掌心

当夜深人静之时,独身一人幽居克里姆林宫的俄罗斯总统普京,现在应该会辗转反侧,为其在对乌克兰战争问题上一而再、再而三地丧失理智,作出误判,实行错误的政策而后悔不已。

他可能会对其近臣们产生怨怒之情。他们在2月22日的联邦安全会议最高扩大会议上摆出一副圆滑官僚的派头,对其外交承认乌东两州为“独立”的“共和国”的决定俯首听命,除了个别人稍微提出异议——比如对外情报局局长纳雷什金——之外,没有任何一人坚持己见,直至不惜“死谏”。

2月24日,当他签署对乌克兰发动“特别军事行动”的命令时,这些人同样唯唯诺诺,没有一人敢于直言、诤言。

这导致掌权22年的普京首次、但也是致命地尝到失败的滋味。

按照我们的看法,假如战争没有发生之前,普京从对乌佯攻态势转为针对顿巴斯地区的目标开展“特别军事行动”,是一个高明之举:

基辅当局无法阻止俄罗斯的行动,而美国、北约和整个西方亦无充分理由介入俄乌局势。他可以相对轻松地摘取胜利的“果实”,而不必担负重责、重负。

然而,战争改变了一切。当7个月过去后,他坚持所称的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已无法挽回失败的趋势,乌克兰在西方的强力支持下高效地开展其“解放战争”,至本月下旬,已经夺取原俄占区9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并在多个战线同时推进反攻。

推行自杀政策,普京没能逃出拜登手掌心

2022年2月下旬,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承认乌克兰东部由叛军控制的分离主义地区顿涅茨克(Donetsk)和卢甘斯克(Luhansk)为独立国家。

如果说莫斯科的好战派怂恿了普京扩大“特别军事行动”为“战争”,决心对预备役有经验的军人进行“局部军事动员”,甚至就像他的沙皇前辈一样,上了强硬派的“当”——认定“局部军事动员”不会导致战争扩大和升级,倒不如说,强硬派说了他在俄军进入失败轨道的情况下想说而不便说的话,引导俄军朝着想走而不便自己走的路去走。

在基辅的攻势下,如果没有因应之策,他们很快就会风卷残云,从哈尔科夫州到赫尔松州,从顿巴斯地区到克里米亚,收复所有领土,并以此为基础迫使莫斯科同意结束战争并达成一份全输的协议。

在极端的恐惧之下,普京决定征召预备役士兵参战,并再次祭出终极手段——威胁以核武器保卫国土——包括即将并入的乌东、乌南四州。

这是普京自决策发动对乌战争以来所作出的第二个致命决定,不啻为“自杀”之举:

完全暴露了其对常规模式下战争前景的深度悲观,以及骨子里的软弱——他通过此举承认其无法承受失败的后果,无法面对失败的现实,而挽回的办法看上去威猛无比、可怕至极,实则最终不过是一个虚幻的“对策”——一个注定难以落实的政策。

没有人会否认,一旦克里姆林宫决定发射核导弹——无论是战术性的还是战略性的,那么必然会导致美国及其盟友的直接的坚决的回应。

在一些泛泛的外交声明后,美国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总统助理沙利文向外宣布,已经由“非常高的”私下渠道直接告知了克里姆林宫其发射核弹将会造成的“灾难性”后果——美国及其盟友的“果断回应”会是什么。

这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实际主管说,这些核威胁(指普京发出的核威胁)“是我们必须极其严肃对待的问题”。

普京本人在发出核威胁的同时,就格外强调,其警告并非“虚张声势”。

很大程度上说,克里姆林宫推行的新政策正是白宫智囊们的一系列行动之后的结果,或者更直白地说,它的行动的目的,就是要通过逐渐加码的对乌支持、对俄制裁、限制和孤立,将克里姆林宫逼入绝境,迫使其作出违背常理的、非理性的、甚至疯狂的反应,以便达成其政策目标。

拜登当局对此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军事援助是艺术”。战争开始后,美国对乌援助和支持不是一步到位的,从最初表现得“迟疑”——或为普京有意放开一条入侵之路,到目前的坚决而强硬,从纯粹的防御性装备提供,到不断升级对乌援助进攻性重武器,走过了一条蜿蜒曲折的路。

事后来看,有计划、有策略、有步骤,步步为营,环环紧扣,一向以成功形象示人的普京渐入“毂中”,在战争中迭遭重挫,直至在乌克兰的解放战争中呈现出惨败征兆。

普京就好像孙猴子,翻天覆地,腾云驾雾,但在这场战争中始终未能逃出拜登的“手掌心”,特别是不久前的“自杀性”决策,正在将努力塑造了二十多年“光辉形象”的普京推入个人政治前途的“地狱”。

明目张胆的核战争威胁开创了有史以来核大国的第一例,而这个大国还是当今世界秩序的领导者——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由此将自身推到整个世界秩序以及国际主流的对立面,推到不正义甚至邪恶的深渊。

同时,其发起的所谓的“局部军事动员”不仅面向本国18岁以上——但未止于政策规定的35岁——公民,而且正打算将目标对准即将由其吞并的乌克兰四州公民。

“军事动员”本身,以及征召命令的扩大化,都极大地激起了人民的不满和反抗,而这种不满和反抗甚至不再局限于民间,体制内的亲普京阵营也正在动摇——从俄联邦委员会的马特维延科到俄杜马主席沃洛金,都对此表示出不同姿态。这将毁灭性地侵蚀普京的执政基础,为其更大的失败铺平道路。

而对其占领的乌克兰相关州公民的征召命令,恰好坐实了基辅当局的指控:

普京的侵略只不过是希望“把乌克兰人变成沉默的奴隶”。

在国内外名声扫地,将推动更广泛的国内抗争以及全球反俄统一战线形成,并为美国及其盟友更深度介入俄乌战争局势提供由头,从而加速其内外失败。

这样的局面,普京未必想得到。

  • 最新评论
  • 相食

    拜登请君入坑,普京身败名裂;俄国四分五裂,美欧永绝后患

    屏蔽 举报
  • runqun

    俄普胆敢发核弹,将被定点清除。

    屏蔽 举报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