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大三女生因退房租服毒死亡案开庭

ZAKER 2022-05-21 12:41+-

5 月 20 日,备受关注的西安大三女生因为退房租服毒死亡的案件有了最新进展。女孩父母以侵权将七旬房东告上法庭,在 20 日当天开庭审判的过程中,女孩的妈妈几次啜泣,被告代理人意见:" 女生自己追求死亡结果,和房东没有关系。"

花季少女服毒自杀,遗愿竟是以死换取道歉

2021 年 12 月 12 日下午 3 点 50 分,西安大三女生程橙(化名)给闺蜜阿彬(化名)发去 " 他说了我死了就会给我道歉 " 的微信,又在 4 点 31 分给陕西公安报警台发送 " 我已经服农药自杀 … 我不需要抢救,就算抢救也已经来不及了。我只需要任某的道歉尚可安息 " 的短信。这日下午,年仅 20 岁的程橙喝下一瓶 " 敌草快 ",经过抢救,在 13 日给爸爸留下最后的一句 " 你们一定要给我讨一个公道,要房东道歉 " 后撒手人寰。

程橙和她的小狗

父母心痛不已,整理了女儿留下的聊天记录与录音后,将房东任某诉至法院。起诉理由写道:" 程橙已多次明确告知被告自己不能受刺激,被告亦清楚,然而,被告无故拒绝退还剩余租金且故意以嘲讽、辱骂及喝农药才退款等言语刺激程橙,致使程橙身心俱疲、万念俱灰而含恨自杀身亡。因为被告言语辱骂刺激程橙的行为存在过错,与程橙的死亡具有直接因果关系 "。

在证据目录里,原告方提到根据 2020 年陕西省在岗职工平均工资计算的死亡赔偿金应为 81.4 万、抢救费用 1.3 万、丧葬费 4.4 万、精神损害赔偿金 12.9 万,合计 100 万,原告认为被告至少应当承担 40% 的赔偿责任,起诉要求赔偿 40 万元。

房东开庭未现身,女孩母亲多次啜泣

5 月 20 日下午,此案开庭审理。程橙遗愿中提到的房东任某本人,开庭时并未现身,据程橙妈妈刘某介绍,出事之后从没见过任某," 他一直在躲避,从未收到过任何道歉 "。

庭审过程中,刘某播放了女儿生前求助情感电台的录音。" 为什么善良的人都不会很快乐?如果我死了,他会受到惩罚吗?没有人能帮我 "…… 听到此处,刘某捂嘴啜泣,不忍再听女儿恸哭不止的倾诉。" 不是钱的问题,他说话太过分,多次辱骂我实在受不了 … 我希望不要有人再上他的当,反正我已经死了,我希望他痛苦,希望他公开道歉,希望他受到良心上的煎熬 …"

刘某讲述,女儿被送去抢救从昏迷中醒来时,一直意识不清醒,但当警察来调查情况时,她却突然回光返照般 ,警察走后,程橙昏迷没再醒来。讲述过程中,刘某频频落泪。

在程橙最后与警察的录音中,她自己提到在之前租的任某的出租屋过道里喝农药时,曾有人出来看到过,但未有行动又返回自己房间。程橙还多次向警察强调:" 他说我喝农药就道歉,钱不重要,我要他道歉。"

程橙和房东的聊天记录

房东律师:女孩的死和房东没有关系

关于程橙父母的诉请,被告房东任某律师的代理意见称,程橙自杀的根本原因是 " 双向障碍 " 心理疾病,她曾在 10 月与男友分手,找任某吵架是她排解压力的方式。她到租住屋后联系不到任某、找不到对手极度失落才喝下农药,房东没有义务为其排解压力,程橙的父母明知她有心理疾病还放任不管才是程橙自杀的直接原因,且出事后任某被亲戚和网友骂,前天还因为心脏病犯了正在住院,任某才是真正受害者。

程橙的闺蜜阿彬作为证人出庭时反驳:" 程橙 9 月与男友分手后心情早就好了,还要和我出去玩,且程橙生前反复给我说房东一直辱骂她 …"

刘某则表示,11 月时他们把孩子接回商洛老家后孩子心情已好转,还表示要回西安继续读书,她离家之前说要去西安报名上学,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刘某顺手拢了拢鬓边白发,抽噎道:" 出事后一家人再也睡不好,睁眼闭眼都是娃。"

庭审最后,法官询问双方是否愿意调解,被告律师表示:" 没有调解的必要。"

  • 最新评论
  • lary

    现在学校里面的出租放连通行证都不发,要把那些考学的已毕业生全部赶走,保证清零,真是荒唐至极。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