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测机构恶意传播病毒:转移视线息民愤瞒天过海

北京之春 2022-01-16 23:03+-

检测机构恶意传播病毒:转移视线息民愤瞒天过海

  张杰分析评论文章:据河南许昌公安通报,经公安机关调查,中国核酸检测龙头企业金域医学的郑州公司负责人张某东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实施引起新冠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禹州市公安局于2022年1月10日,对张某东以涉嫌刑事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受到该消息的影响,金域医学12日收盘股价为每股91元,单日跌5.79%,一日内市值蒸发26亿;13日再跌5.87%。 

  河南省是目前中国疫情的焦点之一。截至11日,许昌市辖下的禹州市已完成八轮全民核酸检测,报告确诊275例。该市在13日开始第九轮全员核酸检测。 

第一,发生了什么? 

  事件曝光后,立即引发了民众的愤怒。网络上充满了对该企业的谴责声音。有人怀疑该企业“恶意播毒”;也有传言称,涉事公司在当地检测中丢失样本,并伪造检测结果。 

  有网友说,“销售大量接单,实验室做不完,到了约定时间负责人直接给政府报了阴性,实验室做完发现有阳性,再去跟政府报告,导致隔离不及时”。网友“无冬之主”说,“难道是故意扩散病毒来赚检测的财政补贴?”网友“热情的小司哥”说,“大致意思是他一面故意传播病毒,一面承担政府的三分之一的核酸检测来敛财。” 

  金域医学12日午间发布声明称,目前仍在调查阶段。对于网上出现“主动传播病毒”、“丢失样本”、“伪造瞒报数据”等传言,经调查,不存在上述情况。目前郑州金域已暂停在许昌市的核酸检测工作,河南省其他地区核酸检测工作正常进行。集团经营一切正常。 

  据媒体披露,在过去两年里,北京、河北、天津等多轮次疫情中都曾出现过检测机构涉嫌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定,伪造检测结果,或是违反操作流程以谋取巨额利益等情况。 

  2021年1月,河北省邢台市在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称,负责隆尧县第二轮核酸检测的济南华曦医学检验有限公司涉嫌谎报检测结果。该公司一位负责人在样本尚未检测完成的情况下,向县卫健局谎报送检样本全部为阴性。 

第二,金域公司与钟南山 

  涉案公司是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郑州金域”),由上市公司金域医学全资控股。 

  公开资料显示,金域医学是全国第三方医检行业的巨头,自新冠疫情发生后,金域医学曾在湖北、广东、吉林、北京、香港、澳门等地区开展新冠核酸检测。截至2021年11月,金域医学完成了2.2亿份核酸检测,属全球第一。去年,其华中区域总部的实验室承担了郑州市近三分一的核酸检测任务,累计检测超过1000万次。 

  金域医学2021年第三季度年报显示,公司主营收入86.17亿元,同比上升47.87%;归母净利润16.72亿元,同比上升58.52%;扣非净利润16.48亿元,同比上升61.62%。

  金域医学在2003年正式命名,此前曾是广州医学院的校办企业。据新华财经一篇文章说,2018年9月,金域医学与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联合成立“临床呼吸道病毒诊断与转化中心”,由钟南山亲自担任主任。该消息还说,“金域医学”的学术委员会由37位知名专家组成,其中钟南山担任主席。 

检测机构恶意传播病毒:转移视线息民愤瞒天过海

  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2月20日,隶属广州金域。金域医学持有其100%股权,为控股股东,目前市值为400余亿元。 

第三,利欲熏心还是转移社会焦点 

  到底什么是“实施引起新冠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呢?公安机关的通报语焉不详。我觉得,故意投放新冠病毒的可能性并不大,较大的可能是郑州金域公司为了谋取巨额经济利益,大量接受检测订单,在实验室没有得出检验结果的情况下出具阴性报告,后被发现呈阳性,导致阳性感染者没有被及时隔离,造成疫情扩散。 

检测机构恶意传播病毒:转移视线息民愤瞒天过海

  有网友分析指出,如果事实确凿,这意味着近一年发生在全国各地的封控隔离,深夜万人排队检测等等,都可能是彻头彻尾的人祸和诡计。 

  早在去年,方舟子就爆料金域医学有院士作背书,核酸检测业务遍及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光上半年就检测近1亿人次,营收达54亿余元。 

  半年营收54亿,这54亿人民币出自谁的口袋?根据政府的相关政策,核酸检测分为“应检尽检”和“愿检尽检”原则。前者多为密接人员或社区大规模集体检验,其费用由政府承担。至于政府的钱究竟出自哪里?是中央有防疫专项财政,还是像疫苗一样直接由医保基金划扣,目前还不得而知。但无论出自哪里,它无疑都是纳税人的钱,最终要么转嫁到老百姓身上,要么就占用了老百姓医保里头看病吃药的钱。 

  该网友指出,一个社会最可怕的,不是位高权重者的犯罪,而是在他们犯罪时法律却无法监督。一个国家的耻辱,也不是资本如何嚣张,权力如何腐败,而是人们明知道一切,却总是无可奈何!一个民族的希望,也从不是坏人的洗心革面,而是源自所有好人的雷霆之怒。 

  但我提出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中共高层面对西安封城人祸和此起彼伏的疫情,明知封城清零模式已经失败,但为了避免习近平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抗疫的失败,而采取转移公众视线的做法,抓郑州金域负责人垫背。 

  其理由如下: 

  第一,郑州曾发生皇家一号假案。“皇家一号”是皇家一号国际娱乐会所的简称,它是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的一家高级娱乐场所,也是郑州及中原地区最大的娱乐会所。“皇家一号”2012年8月开始营业,2013年11月1日被警方以涉嫌卖淫活动查封。“皇家一号”案件中有一百多个涉案人员被起诉,其中87人被判刑。 

  该案件由时任河南省公安厅厅长王小洪亲自负责督办。但据王军涛博士披露它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假案。王军涛称,经过分析,他觉得这个案件很荒唐,比如说11月1号“皇家一号”被突然查封后,王小洪从新乡调来上千警员,开了10多辆大巴,把人塞得满满的,把所有人包括当时的工作人员,还有他们说的嫖客妓女全都抓上了车,然后拉到了新乡,在新乡48小时关在车上。两天后,这10辆大巴中没查出一个嫖客,没查出一个卖淫女,而且在突袭中没有查出任何卖淫工具。为制造该案,王小洪还干了一个非常卑劣的事情,就是把河南省一系列的扫黄案件全都归在了“皇家一号”名下。所以,不排除为减轻习近平抗疫失败的压力,王小红故技重施。 

  第二,历史上该类事件并不罕见。《三国演义》曾讲述了一个故事:官渡之战中,一天,管军粮的王垕报告曹操说:“如今兵多粮少,应当怎么办?”曹操回答说:“可以用小斛分发军粮,暂且救一时之急,粮草随后几天就到。”王垕说:“兵士如果抱怨起来该如何是好?”曹操说:“这你不用管,我自有办法。”王垕依照曹操命令,以小斛分发军粮。曹操暗中派人到各营寨去听风声,各营寨怨声载道,都说丞相欺骗了大家。曹操于是密召王垕入帐,对他说:“我想向你借一件东西,以此息众怒,你可不要吝惜。”王说:“丞相想借什么东西?”操说:“我要借你项上人头以示众。”王垕大惊······刀斧手已手起刀落,并把王垕的人头悬挂在高杆上面,贴出告示:“王垕故意用小斛散发粮米,盗窃官粮,谨按军法,斩头示众。”于是众怨开始缓解。最后曹军大获全胜。 

  综上所述,根据郑州公安通报郑州金域故意“实施引起新冠病毒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丧尽天良,祸国殃民,应严肃查处。但鉴于中国已经全面流氓化,不排除另一种险恶的可能性,那就是中共借该事件转移西安封城民愤和习近平抗疫失败的视线,借用民营企业的项上“人头”。 

  • 最新评论
  • lary

    皇家一号是假案?有意思。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