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投毒+威胁警方:谁给金域医学这么大胆子?

周舆十世 2022-01-16 18:08+-

  去年写过一篇《谜一样的世界》,慨叹这个世界越来越看不透了。而前天河南爆出的金域事件,无疑给我们带来了一个福音。 

  昨天我在文章里道出了此事的最大价值——“解谜”或“解密”——“昨天河南曝光的事件,给我们苦闷已久的心灵带来了一丝光亮,似乎是久旱的大地逢到了漫天的甘霖。” 

  我之前当然跟警方打过交道,对他们素无特别的好感,但这回要破例了,因为他们直截明快地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消息是确凿无疑的,这不是来自民间的猜测和“传谣”。

谁给了金域医学这么大的胆子?

  不过,许昌警方通报的措辞还是值得玩味的,“张某东违反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实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行为”,似乎还给事态结局留下了一个活口。 

  “实施引起……的行为”,似乎就是“投毒”或“放毒”,但“违反……规定”却未必是“主动”或“故意”,也可能是一时“疏忽大意”,因此最终可能定性为“无心之失。” 

  因此,此事的最终版本处于待定状态。一种可能是金域方面有人故意“投毒”、“放毒”,一种可能是金域方面有人“工作失误”。 

  正因为还存在变数,因此金域前天晚上通过《环球时报》的微信公众号发出的那个“声明”,显得“底气”很足。

谁给了金域医学这么大的胆子?

  他们不但没有对社会、对国家、对全国人民表示忏悔和道歉,反而言辞犀利地说:“对于网络上出现的‘主动传播病毒’、‘丢失样本’、‘伪造数据’、‘瞒报数据’等传言,经公司调查,不存在上述情况。请公众勿造谣传谣、传播不实信息。” 

  目前,警方已经立案,是否存在上述情况,到底谁说了算?这是意味着还有别的“放毒”手段,还是根本不存在任何“放毒”情况? 

  这事是不是要等警方的侦查结果才能定?金域自己的“调查”有法律依据吗?在警方尚未公布侦查结果时,金域有资格向社会发布“调查”结论吗? 

  这个声明还说:“经我集团调查,2022年1月2日,郑州金域接到禹州市卫健部门通知要求参与禹州市疫情防控工作后,派出张某东等6名当地区域人员立刻前往。抵达禹州后,1月2日至9日间,6人主要在当地卫健部门安排下,在各个乡镇支援现场工作,包括系统软件的培训指导及问题处理、标本运输车调度、耗材运输和发放、协助建立检测流程等。” 

  这是啥意思? 

  难道是说,张某东在禹州期间并不存在警方通报中所说的“实施……的行为”?这是在指责许昌警方通报的情况不属实吗?是否在说,张某东在禹州的全部行为,都是“在当地卫健部门的安排下”进行的,因此张某东的行为需要禹州市卫健部门负责? 

  金域这是在与警方通报唱对台戏吗? 

  金域声明还进行了自我夸耀,但既然“严格遵守包括《传染病防治法》等相关法规”,那么张某东的行为怎么解释?难道是警方冤枉了你们? 

  金域声明还说:“金域也将继续积极配合警方对事件进行调查,并及时向公众公布调查结果。”这又是开玩笑了。警方的调查结果,是由政府向公众公布,还是由金域向公众公布? 

  金域声明最后还语带威胁地说:“对于恶意造谣传谣者,本公司将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也确实,河南警方把话留了活口,也许张某东“实施——行为”最终会成为“工作失误”。那么现在说金域“放毒”或“投毒”,也只是依据警方的通报做出的一个假设。 

  那么,假设金域确实在投毒,我们该怎样看待这件事?最关键的是,谁给了金域这么大的胆子? 

  当然,我相信更多的老百姓对此事漠不关心,或者知道了也无动于衷,那么好,这个问题也只是提给那些关心此事的人们。 

  假如确实金域投毒,也有两种可能。一是金域公司自己的行为,一是背后还有他人。第二种情况涉及更复杂的情况,我们姑且不论。 

  如果仅仅是金域自己这么玩,肯定也有两个必要前提,一是乱,一是贪。 

  乱,其实也有两种情况或两种情况的迭加。一是朝局出了问题,一是法治不健全。这些都很容易理解,就不多解释了。 

  重点说说贪。 

  这是指某些资本家的贪婪,而非资本的贪婪。资本只是一个物,而人却是活的,人性中充满了基督教说的“原罪”和佛家说的“贪嗔痴”,如果失去控制,某些资本家就会如洪水猛兽一般。 

  但我们看到,中国人在控制贪欲方面,是最无力的。原因嘛,也有很多,在这里就不展开了。 

  就说这些资本巨鳄吧,他们视万民为任割任采的韭菜,即老子所说的“刍狗”。他们不仅要源源不断地攫取巨额的社会财富,其实更是要无限度地满足内心的各种欲望,包括对更多优质女性资源的占有,也包括权力欲、控制欲的满足。

谁给了金域医学这么大的胆子?

  其实,西方在早期资本主义发展阶段,资本或资本家也被很多学者所痛恨与诟病,一位德国犹太学者还写出过一句名言:“资本家为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可以冒着上绞刑架的危险”。

  不过,这是西方的过去。随着法治的健全,即使资本家不怕上绞刑架,但在那个社会再也找不到“百分之三百利润”的好生意。因此,资本不会作恶,作恶的只有人,而人往往是趁乱作恶,所谓火中取栗、浑水摸鱼。

  自2020年以来,金域医学先后承包了雷神山医院、武汉、湖北等要害区域的病毒核酸检测。可以说,哪里有疫情,哪里就有金域医学。 

  或者反过来也成立,那里看到金域医学的身影,哪里就会出现疫情。 

  毫不夸张地说,金域医学承接的大批量第三方检测服务(包括核酸检测在内),是众多医院诊断治疗的重要依据,也是抗疫指挥当局的重要决策依据。疫情蔓延的这两年,金域医学在第三方医检市场已呈寡头垄断格局,早已成为行业龙头老大,占据市场大头份额。在各地多轮核酸检测工作中,利润可想而知。

谁给了金域医学这么大的胆子?

  金域的核酸检测业务涵盖了31个省市自治区和港澳,今年上半年检测近1亿人份,营业收入54.55亿元,利润11.03亿元,增长88%。

  据《证券时报》:“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前三季度金域医学实现营收86.17亿,同比增长47.9%;实现归属净利润16.72亿,同比增长58.5%。”而到2021年12月31日,公司股价为111.37元,市值达519亿元。

  可见,只要病毒不停,核酸检测就不停,而金域的“利润”就不停。因此,当河南警方通报了金域医学区域负责人有传播病毒的行为时,有谁还会怀疑此事的真实性?或为什么要怀疑? 

谁给了金域医学这么大的胆子?

  钟南山院士与金域医学的合作是全方位的,不仅担任了金域医学学术委员会的主席,其领衔创建的呼吸健康研究院与金域医学还联合成立了“诊断与转化中心”,钟南山任主任。在此,希望钟院士早日发声,撇清跟金域医学的关系,还自身一个清白。 

  同时,我们还希望国家进一步完善法治建设,斩断某些资本垄断集团对社会越来越多的恶性控制,加强对疫苗和核酸试剂生产、销售和使用的严格管理,严厉打击相关违法犯罪活动,让我们的广大民众,早日从疫情的泥潭中解放出来,回到以往舒心而顺畅的生活中去。

  • 最新评论
  • 焚琴煮鹤.

    才不相信什么投毒,一听就扯淡,中国人都快被新冠吓出精神病了,投毒意味着对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下毒。

    屏蔽 举报
  • lary

    疫情都成了发财的门道,除了叹一口气还能够说什么呢?

    屏蔽 举报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