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控制不了病毒,但可以控制人民

德国之声中文网 2022-01-16 09:52+-

中共控制不了病毒,但可以控制人民

台湾《上报》发表文章《 “清零”,清不了病毒却清除了人性》,作者宋国诚说,自西安封城以来,人民坐困愁城、缺粮断食,已逼近了人们生理忍受的底线。这是因为中国政府执迷于极权主义动员力量,认为“武汉模式”取得了成效,坚持在防疫工作上采取“清零”政策(一个PCR检测阴性的案例都不准发生),在防疫体制上采取“干部问责制”,以致地方政府压力重大,防疫干部人人自危。为了保住乌纱帽,地方政府祭出极端作为,即使反人权、反人性、反人道,也在所不惜。但情况显示,即使中国实施严厉的清零,也无法控制疫情的蔓延。

文章说,西方国家依据科学研究,特别是依据病毒学的专业估计,早已认定只能与病毒“共存”,不可能把病毒清除殆尽,只能依赖广泛而有效的疫苗接种,与病毒进行“滚动式对抗”。西方国家绝不轻言封城,顶多只是小规模区域性的短期“封区”,一方面没有这种极权动员的能力,一方面全面封城将严重冲击民生、侵犯人权。但是在中国,科学必须服务于政治,民生必须屈就于政权;在西方国家,防疫叫“治理”,在中国叫“管控”,中国人与其说恐惧病毒,不如说害怕管控。因为在中国,病毒也许难以控制,但人民肯定容易控制。对于西安居民无法忍受飢饿而发出的求救信号,官方一律以“有害信息”加以封锁,于是,“清零”实际上是“清人”,也叫“求救无门”,它清除不了病毒,却清除了人性。

两岸年轻人都有共同的缺点

台湾《新新闻》发表文章《两岸00世代年轻人的世界观差在哪?》,作者顾尔德引述中国外交关系学者阎学通的话说,中国“00后”用两分法认识世界,认为“好的价值观都是中国的,坏的都是外国的”,把“西方”视为邪恶的代名词,却不知道和平、道德、公平、正义是普世文明。年轻学生常把经济决定论、阴谋论、债权武器等网红们常用的观点视为理所当然的常识。社群媒体常出现以爱国之名的“狭隘民族主义”。

作者认为,这些偏见也存在于看待台湾、香港问题。在顺势中成长的中国新世代,较难体会小国寡民的香港、台湾年轻人想“做自己”意念为何这麽强烈。除了阎学通提到的狭隘民族主义之外,环境塑造的优越感让许多中国00后和台、港同世代的年轻人间存在一条裂痕,中国00后会疑惑:“祖国既强又富、又在上升中,你们为什麽要和我分离?”

文章指出,中国00后把网红的偏颇论调当成理所当然,其实台湾00世代中也存在同样现象。照理说,这些网路原住民更容易掌握信息、更容易查证事实,而且年轻人应该更不愿相信权威。但不论是对岸的00后或台湾的00世代,在政治议题上都会盲目著迷于一些意见领袖或政治权威,所谓民粹风潮也得利于此。

太平洋岛国排华都怪台湾?

2021年11月底,索罗门群岛首都荷尼阿拉(Honiara)发生暴动,多处在中国城区域的建筑物被烧毁,第四度担任索国总理的苏嘉瓦瑞(Manasseh Sogavare)声称,这是台湾在背后资助的一场暴动。台湾《自由时报》发表文章《台澳须联手反制中索污名化指控》,作者林廷辉说,如果将视野放大到东南亚与太平洋岛国,排华事件层出不穷,例如1969年在马来西亚举行的五一三事件,1988及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2006年索罗门群岛及东加王国均爆发排华事件、2009年巴布亚纽几内亚排华事件、2014年越南排华事件等,如果这些都是台湾挑起的,那是否代表台湾国际影响力超越中国?

文章指出,排华的主要因素来自中国自身的对外援助与移民模式。由于生活习性与岛国人民不同,华人经商容易累积资本,进而垄断当地经济,加上中国人为了自保,常组成某些团体来寻求自保,有些团体甚至发展成为黑帮组织,引入博弈产业、色情产业到太平洋岛国,贿赂当地贪官污吏,造成当地社会治安发生严重变化。因此,排华根本原因并非来自台湾,而是来自中国人与岛民之间的社会文化差异。

作者认为,台湾与澳大利亚应在面对索国事务上相互协调,长期以来澳大利亚对两岸在太平洋岛国外交竞逐所衍生出的金钱外交感到厌恶,但台湾已不再与中国进行这种毫无意义的金钱游戏,并将外交重心转移至实质且有意义的价值同盟体系。

  • 最新评论
  • 当局者迷

    21世纪的“中共国特色”,就是借助高科技监视系统,大搞“全民集中营/大监狱”式管制。至于被封闭在“自付费监狱”里的屁民们会不会饿死、病死、穷死,那是屁民自己的事....... 其实中共这种封门甚至封城的手段,和黑暗中世纪的暴君和领主们,为了对付黑死病,宁可把整家、整村、整镇的人封死,有什么本质区别?

    屏蔽 举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