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博弈抢夺资源 中共非洲投资遇险

天下财商 2021-09-14 17:40+-

  一星期前,西非国家几内亚发生军事政变,几内亚陆军上校,带领军队推翻了总统阿尔法.孔戴(Alpha Conde)的统治,而中国,也在几内亚失去了一个重要盟友,因为正是目前被推翻下去的总统孔戴,在2010年上台后,把几内亚和中国的经济合作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image.png

西芒杜铁矿

  在几内亚的政权更迭中,中共在几内亚的投资仍是外界关注的焦点。那么,在政治风险下,中共的投资是否会被新政权国有化呢?在几内亚政治风波的同时,刚果金总统又下令重新审视中国的投资项目。而中共在非洲,未来是否还能掌握住既有的投资和利益呢?

  中共“铝铁盟友”几内亚政变

  对于几内亚9月5日发生的军事政变,9月6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应说,反对几内亚的政变夺权。这一次,中共完全不像它过去在外交上经常宣称的“不干涉他国内政”的表态,为什么呢?

  位于西非的几内亚1958年独立,是最早承认中共政权的非洲国家之一。几内亚天然资源丰富,矿产蕴藏量巨大,其中铝矿探明储量位居全球第一,是全球最大的铝土矿供应国,也是中国重要的铝土矿进口国。参考金融分析公司Marex的数据,在2020年,几内亚出口铝土矿为8,240万吨,而中国,在2020年的进口总量是11,158.7万吨,其中将近一半是从几内亚进口的,达到了5,267.01万吨。

  也就是说,几内亚是中共重要的“铝铁盟友”。在2019年,中几建交60周年纪念时,中共驻几内亚大使也曾表示,几内亚是一个拥有巨大财富的国家,这为它赢得了地质奇迹的绰号。而刚刚被推翻的总统孔戴,和中共的关系非常好,现在的军事政变,也让中共过去在几内亚孔戴政府的大量投资和供应渠道充满了变数。

  而在政变消息出来后,铝价格已经大幅飙涨,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和上海期货交易所的铝期货价格都创下了10年来的高位。

  而几内亚的重要矿产,还不只是铝土矿,在几内亚东南部,还有一个目前世界上储量最大、品质最高、尚未开发的铁矿——西芒杜(Simandou)铁矿。这次政变,也让西芒杜铁矿再次成为了焦点。

  中共重仓西芒杜

  在之前的节目中,我们曾经详细聊过这个西芒杜铁矿。陆媒在报道中,称这个铁矿是“澳洲铁矿杀手”。

  这个西芒杜铁矿床,潜在总储量大约100亿吨,仅次于澳洲和巴西,而铁矿石的平均品质达到65.5%,在全球范围内仅有巴西淡水河谷的卡拉加斯可以与之媲美。西芒杜目前已探明铁矿石储量为24亿吨。

  在最近这一、二十年来,中共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投资金属和矿产资源,资源丰富的非洲自然成为中共的重要目标。而对中共战略意义重大的铁矿资源,中共更是势在必得。

  最初,在1997年的时候,全球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商之一,力拓集团拿到了西芒杜的探矿权,到了2006年,力拓又拿下了开采权。但在过去20多年里,由于几内亚政权的几度变更,矿区开采权的交替,还有庞大的基建成本等等,实际上,西芒杜矿藏并没有得到开采,而这也给了中共机会。

  目前西芒杜共有四个区块,北部的1号、2号和南部的3号、4号。南部的3号、4号区块的采矿权,力拓向中共伸出了橄榄枝,目前由力拓集团、中铝集团等组成的合资公司Simfer SA持有,其中几内亚政府持股15%,力拓集团持股约45.05%,中国中铝持股39.95%。

  值得注意的是,中铝集团本身还持有力拓10.32%的股份,是力拓集团单一的最大股东。

  而北部的1号、2号区块,在几经转手之后,终于在2019年11月,被“赢联盟”(Winning Consortium)拿到了采矿权,赢联盟获得85%的股份,几内亚政府拿到15%的干股。这个“赢联盟”由中国企业主导,是由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旗下的中国宏桥、新加坡韦立国际集团、几内亚联合矿业以及中国烟台港等4家企业组成。而其中设立在新加坡的韦立国际集团,也是具有中资背景的企业。

  可以说,历经20多年,中资公司,终于从力拓手里拿走了西芒杜铁矿的半壁江山。

  西芒杜难成澳洲铁矿真正的“敌手”

  近年来,中国每年的铁矿进口量大约在10亿吨上下,而其中有六到七成的铁矿石进口来自澳洲,这也成了中共和澳洲贸易关系中的一个软肋,虽然中共拿到了西芒杜的开采权,但是西芒杜本身,却难以成为澳洲真正的“敌手”。

  我们刚才提到,西芒杜铁矿的品位很高,铁矿石的平均品质达到65.5%,这和巴西淡水河谷的铁矿品位差不多,而澳洲铁矿的品位则相对低一点。所以西芒杜的投产,对巴西的威胁可能是最大的。在中国每年10亿吨的铁矿石进口中,有20%左右来自巴西。

  而巴西方面呢,刚刚宣布了一件事情,淡水河谷在当地时间9日表示,2022年的铁矿石产能,预计从4亿吨下调到3.7亿吨,下调了接近10%。这让原本紧俏的铁矿石市场,无疑变得更加紧张。

  那么,拿到西芒杜采矿权的“赢联盟”能帮到中国吗?按照“赢联盟”承诺的年开采量1亿吨计算,西芒杜可以解决中国近10%的铁矿石进口量,可是这个比例,并不能改变中共对澳洲和巴西铁矿的依赖。

  并且,开采西芒杜,还要满足几内亚提出的高昂投资的要求,包括新建一条650公里长的铁路线,连通西芒杜铁矿和港口,还要在铁路的终端建设一个深水港,而且这些建设需要在5年中投资90亿欧元。我们看,即使在没有政变的情况下,西芒杜的开采也是面临关难重重。

  政变或令既有利益重新洗牌

  而现在,政变让矿产项目的前景又增添了更多变数。

  发动政变的陆军上校马马迪.敦布亚(Mamady Doumbouya)称,建议矿业公司继续生产,保持矿产品出口,并向合作方承诺,会根据采矿协议履行义务。

  表面看,这番话是在表态,海外投资者不会受到影响,但是有行业人士却是另一番解读,这些话等于是在说,要对原来的供应商、投资者重新梳理一遍,利益很可能要重新洗牌。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西芒杜的开采权股份,已经包括了英澳力拓以及中国铝业的份额,而几内亚铝矿方面,更有英国铝业、美铝、俄罗斯铝业以及力拓的投资。西方多国都在几内亚有不同的利益,在接下来和新的军政府的重新谈判中,各方的利益份额是否会发生变化,都有待观察。

  中共在非洲一直积极经营,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一场几内亚政变,可能严重冲击了中共在非洲的投资和战略布局。

  中共争夺全球矿产资源 大国博弈在非洲

  而几内亚出事儿的同时,中共在非洲刚果金的投资也出了事儿。

  12日,法新社报道,刚果金总统菲利克斯.齐塞克迪(Félix Tshisekedi)要求重新评估前任总统与北京签署的合约。

  今年1月时,刚果金刚刚和中国签署了“一带一路”的协议,中方注销了刚果金2020年到期的2,800万美元的无息贷款,还承诺协助刚果发展基础建设,并支持刚果金在下一年度担任非洲联盟(African Union)的主席。尽管中共频频示好,但是8月份时,刚果金政府以非法采矿及环境污染为由,刚刚关停了9家矿业公司的黄金开采许可,而其中6家是中国企业。

  不给许可证,所有的投资就全泡汤了,而投资人最怕的就是这个。不过,中资企业可能不怕,因为背后有中共的“举国体制”,这几十年,中共一直利用“举国体制”的优势,让中资企业在政治动荡,但是矿产资源丰富的非洲各国投资矿产资源。

  除了广泛应用于生产的铝矿、铁矿之外,一些包括智能手机、半导体、电动汽车等新兴制造业所需要的关键原材料,也是中共布局的重点。

  钴是锂电池中最不可或缺的原材料,并广泛应用于日常商品和军工制造。而刚果金是全球最大的钴矿石出口国,已探明的钴矿储量约占到全球储量的49%,产量占到60%以上。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在2019年的一篇报告中,提到中国公司,买下了刚果40~50%的钴矿生产。刚果金的14个最大的钴矿,其中已有8座落入中共手中。

  跨国投资 政治风险最大

  我们再回到几内亚政变的话题上来。非洲是政变高发国,南美也在近期刚刚有过政权变动,而政权的不稳定也催生了“政治风险”。“政治风险”的概念,最早是美国学者在上世纪50年代提出的,反映的就是跨国投资企业被当地政府国有化的现象。

  对于国际投资者来说,资源所在的国家发生政治上的风险,要比什么债务风险、金融风险以及经济风险都要更严重。政府一换,就能把外国投资国有化了,几十年的投资就全都游戏结束了。

  比如50年代,墨西哥就将铁路、石油、香蕉种植园收归国有;埃及也从英法公司手中拿走了苏伊士运河公司等等。

  大国博弈 争的就是资源

  未来大国博弈,争的就是资源,对资源的争夺,也是对定价权的争夺,而高品位的资源是兵家必争之地。

  虽然非洲多国存在政治风险,但非洲的矿产储备占到全球的三分之二。在过去,非洲一直被视为欧洲的后花园,从大航海时代以来,英法等欧洲国家在非洲利益上曾进行过博弈,而现在,又多了中共、美国等国来分一杯羹。

  近年来,中共在非洲的扩张,已引起了西方社会的关注,而未来,中共是否还能掌握既有的投资和利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也是充满了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