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怀旧老街 悬崖上的戴家巷看得见的乡愁

娟子情感 2021-09-10 12:07+-

  戴家巷,是重庆渝中区打造、完善全域旅游的缩影。而在戴家巷临崖步道修建前,这条破旧的悬崖上的老街,哪怕对一直混在渝中的我来说,也属于透明的存在。

  它从来不是旅游的目的地,相较于解放碑、洪崖洞、国泰中心这些同属一个区域的明星,戴家巷可能连伴舞的资格也算不上。

  但是,它的存在蕴含了太多的岁月痕迹,人们一旦开始关注它,渝中的全域旅游打造一旦深化发展,它便迅速焕发出熠熠光芒,成为释放怀旧情怀的保留地。

  1、戴家巷红墙

1.jpg

  坐轨道交通2号线,临江门下车,走地下通道来到重医附二院。再走到医院的老大门处。与大门正对的那条小街就算戴家巷。

  这条路上人车混流,给人匆忙浮躁之印象。市井而无烟火的感觉亦让人失望。若不是还相信“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预期,笔者可能会就此止步。

  硬着头皮继续前进,道路收窄,汽车开不进去了,凌乱的人车突然便被抵在外面。观感也有了实质性的转化。尽管城市的喧嚣依然如影随形,却如同隔了层什么东西,变得不那么真切起来。

  有些年头的水泥抹灰的老居民楼威严地压在左右,小叶榕躲在青砖墙体后,怯生生地探出枝头。

11.jpg

  行不多几步,便发现两堵新萁红墙。朱砂色的墙体让人要想起大化步道端头处的最新网红。

  红墙上镶嵌有黑色的凸刻砖雕,让人意识到这两壁红墙并非模仿,而是创造一种怀旧的味道。

  在红墙下慢慢走着,有姹紫嫣红的花在一侧的花台内开放。

  巷中走着稀疏几个行人,苍老的棒棒拄在地上的扁担,仿佛挂着时光。

  有点意思了。

  2、年轮

  红墙并未全部完工,前方还围着施工围挡。在挡墙尽头拐个直角弯,巷子突然变宽,就像发怒的眼镜蛇的喉咙,撑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广场。

2.jpg

  我眼神不好,差点把对面的墙画当作真的火锅馆。粗砺的笔法却有着细腻丰富的情感,将似曾相识的过往渲染于墙体之上。

  仿佛有光着脊背的汉子掀开布帘闯进馆子,坐在长凳上剥着盐渍花生,等着桌子上的火锅翻滚…

  岁月被夹在长长的筷子上,放在牛油锅底里烫;如今品尝,依然是一脉相承的味道。

22.jpg

  大人们喝老山城,孩子则皱着眉头喝玻璃瓶的天府可乐。一小口一小口地呡,就像舍不得童年的日子,却终旧将从前的自己变成了回味…

  与怀旧墙画相对的广场另一侧,则修筑了一座后现代主义的建筑。就像用集装箱拼凑而成,漆着金黄颜色。

  它的线条感很强,仿佛拥有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的性格;它却极现代,嵌在条状墙体上的玻璃,看起来充满简略主义的后现代风采。

  一边是过去,一边则代表未来。走在这两级台地的铺装广场上,岁月有了具体的形态,既是沉稳慈祥的老人,又是朝气蓬勃的青年,而你就是被他们宠溺的孩子,牵着他们的衣袖,走过不同时代的年轮。

  3、悬崖之上

  广场的尽头就是悬崖。站在崖边的你恍然大悟,原来,我们就站在山巅。

3.jpg

  崖顶视野开阔。浩荡嘉陵江滚滚东去,黄花园大桥虹影卧波。

  才打造好不到一年的戴家巷崖线步道在峭壁上转折萦绕,若非亲临,实不知悬崖峭壁上还能上下自如,来去自由。

  看见崖线步道曲折征服山体高差的气势,饶是爬惯陡坡,善攀梯步的我也觉得腿软,自然而然地选择了偷懒,仅在崖上远观,拒绝下道体验。

33.jpg

  崖顶上很体贴地建有一条青石铺贴的仿古步道,沿着山顶一路向前延伸。踏上山顶步道,会发觉这里另有乾坤。

  靠里一侧,皆是层高超过十层的老居民楼,临路的底层均被开发为了商铺。以咖啡馆、茶馆为主。

333.jpg

  重庆人的耿直从来都出露在外,最明显的就是店名的取法。比如李二娃火锅、三二五茶楼等。

  但戴家巷的店名取得则稍微多了些小资文艺的韵致,比如川古着、山城吃记之类。

  每一家店铺的门前都有设计感,要么摆几张铁艺椅子,围在铁花栏杆里,要么架一藤碧蔓,置一张秋千于其中…

  似乎,进那些店铺去喝一杯咖啡,品一盏茶,俗气如我的人就有了与精致生活的瓜葛。

  说实话,这种暧昧不合适我,倒不是因为囊中羞涩,而是确实不习惯捏着鼻子装享受的捏捏。

  重庆人的骨子里流淌着大江大河,我更愿意站在高处,欣赏这座城市的雄伟壮观,赞美它的气势磅礴。

  4、大方的乡愁

4.jpg

  走到山顶步道的端头,便与崖线步道相接,成为一个很小的节点观景台。可以放肆打量洪崖洞的侧颜,当然,也能很方便地俯视玲珑的千厮门大桥,远观霸气的重庆大剧院。

  打此回头,随便找个最近的楼缝挤出去,便进入了戴家巷系统中不知凡几巷子中的一条。

44.jpg

  黄桷树根铺满了很有年头的青砖墙壁的一处,紧挨着它有一块黑板,记忆中的老师写下的粉笔字似乎仍在传授我们知识。

  在记下“春眠不觉晓”的同时,我感兴趣的大概依然是墙缝里蛐蛐的叫声。

444.jpg

  巷子开口在临江路上,有一只白猫不知疲惫地在巷口的风车上挠。

  我们的过去可能是在呼呼转动的风车里,经过挑选的饱满的稻谷,储存到了记忆的谷仓。到某一天,必将被取出来,烹制作精神的食粮。

  踏出小巷,沿临江路上行不远,便是戴家巷传统风貌区的主入口。

  入口处以青砖砌道影壁,墙头吊着三角梅。墙上镌戴家巷三个大字。

  绕过影壁,是接近完工的入口广场。一侧仍有工人师傅在修建红砖艺术墙。

  另一侧则是厂房模样的红砖楼房,让人不由自主会想起它机器轰鸣时的盛况。

  临红砖厂房的广场一角,立着根高耸入云的烟囱,把老工业城市的从前时光不加商量地戳在了人心之上。

4444.jpg

  尤其让人难以释怀的是,在烟囱前的灶台上,逼真地还原了上世纪八十年代重庆工厂内的代煮饭情景。让曾经在那个时代享受过这种单位福利的人,只需一眼便完成了时空穿越。

  当我们还是孩子时,就知道要喝开水,拎着暖壶跑锅炉房打水,就是那个年代的日常。

  我在烟囱前徜徉,一缕一缕乡愁像氤氲的蒸汽,在初秋的重庆染湿了心房。

  我看见红砖,看见搪瓷缸,看见网状铁皮包裹的暖水瓶,我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看见了从不会遗忘,只是没机会想起的老重庆。

  戴家巷,能看见乡愁!

  这是我亲自走了一趟戴家巷得出的客观结论。我对重庆渝中全域旅游的概念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重庆母城一旦认真起来,开始全方位梳理自身的文脉与历史资源,那么,它拥有的文化与经济优势,将毫无悬念地帮助它取得超前的效果,让渝中区在重庆旅游江湖中独孤求败的地位得到进一步加强与巩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