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里的白色恐怖:因为“第九条”,教授被开除

北美保守评论 04-17 15:48+-

image.png

《联邦党人》Teresa R. Manning:与思想自由、言论自由、有机会学习的环境是完全相反,目前的氛围是任何失误都可能毁掉你。

俄勒冈州波特兰市太平洋大学(Pacific University)的理查德·帕克斯顿(Richard Paxton)教授的案例,最能代表对联邦政府禁止教育领域性别歧视的《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Title IX)的滥用。

帕克斯顿在太平洋大学执教15年,教授《人类发展基础和心理学》课程,涵盖认知发展以及我们持续感知和吸收信息的能力。帕克斯顿会用故事来说明这种能力。在9月份的一堂课上,他讲述了他和同事们有一次在新奥尔良参加一个会议,他们以为自己看到几个女子站在酒吧外,但后来才知道她们其实是女性模仿者。

每年教这门课时他都会讲这件轶事,这表明最初的印象是如何误导人的。它通常会引起笑声。然而,今年,它成为了学生投诉的源头——他们认为帕克斯顿是性别歧视者、种族主义者,当然还有恐同者 —— 并威胁要进行第九条调查。

image.png

Richard Paxton, PhD | Pacific University理查德·帕克斯顿教授

10月9日周五下午2点左右,该校的律师兼《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协调员詹妮弗·尤加斯(Jennifer Yruegas)给帕克斯顿和他的妻子打了电话、发了短信,要求召开紧急Zoom会议。帕克斯顿同意了,并和教育学院院长雷夫·古斯塔夫森(Leif Gustavson)一起参加了会议。在那次会议上,尤加斯告诉帕克斯顿,他在课堂上讲述的轶事牵涉到学生的民权。

image.png

Jennifer Yruegas, JD | Pacific University詹妮弗·尤加斯

然后,她命令帕克斯顿在下周一之前辞职,否则将受到第九条调查,这不仅会终止他在太平洋大学的任命,也会破坏他的声誉,殃及他的其他就业前景。尤加斯禁止帕克斯顿向任何人谈起此事,并禁止他进入学校。最后,她告诉帕克斯顿,她会把辞职文件发给他,以构成 “软着陆”。她在下午5点18分这样做了,并在一封附信邮件中写道:“我确保有一条条款,规定不会发生《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调查。”

上周末,帕克斯顿聘请了律师罗宾·德斯坎普(Robin DesCamp),后者在周一给尤加斯发了邮件,要求与她会面。尤加斯拒绝了。从那以后,德斯坎普多次提出要求,包括更多关于所控犯罪的信息,以及获取帕克斯顿课堂的录音,这些都在网上,但她遭到了阻挠。

image.png

罗宾·德斯坎普律师

今天,六个多月过去了,帕克斯顿还没有踏进校园,他收到的唯一一封学校的来信是在12月,一份《指控通知》得出结论,该大学已将此事确定为 “在第九条性行为不端(sexual misconduct)程序之下”,尽管 “可能需要在第九条程序和其他程序之间切换”。

《第九条》的观察家们知道,在校园性侵问题上 “强硬起来” 的政治压力最终促使《第九条》的官员给许多提出指控的学生提供指导,这场运动是乔·拜登领导的,尽管他曾经被确凿地指控猥亵女实习生。

有人可能会问:反歧视法如何适用于性行为不端?《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保证了教育机会的平等,理论上说,性侵犯可能会干扰教育机会。性别歧视随后进一步扩大到包括 “敌对环境” 类型的性骚扰,这意味着《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可以被用来反对言论,就像在帕克斯顿一案中那样。

那些关心基本公平和正当程序的人反对奥巴马时代将该法律武器化。在前教育部长贝琪·德沃斯(Betsy DeVos)的领导下,一项关于《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的新联邦法规要求学校公平对待投诉人和被投诉人。例如,学校必须为投诉人提供支持性措施,例入,无论投诉的是非曲直如何,但同样重要的是,这些措施不能给被告造成 ”不合理的负担“。无论是否有正式投诉,这一要求都适用。

虽然新条例允许在调查期间对非学生雇员 —— 如帕克斯顿 —— 实施行政休假,但调查过程仍必须遵守条例的规定,包括 ”迅速的时间框架“,以书面形式通知细节,”其中必须包括一项声明,表明被告人被推定对被指控的行为不负责任“,并且必须告知被告人有权聘请顾问,有权检查和审查证据。

如何解释太平洋大学公然无视新的联邦法规所规定的义务?虽然拜登政府表示希望撤销正当程序权,但它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取消这项规定。撤销需要时间,在此期间,该规定对所有接受联邦资金的学校都有约束力,包括太平洋大学。

不过,帕克斯顿案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学校不遵守新的《第九条》规则,尽管这本身确实令人担忧。最明显的是,太平洋大学不仅是高层官员,而且还包括其法律顾问的胁迫行为。

像尤加斯对帕克斯顿所做的那样,强迫他人放弃合法权利,对任何有执照的律师来说都是严重违反道德的。俄勒冈州律师协会应该注意到这一点(据德斯坎普律师称,尤加斯曾因盗窃客户资金而被起诉,尽管这起诉讼很快就和解了)。

第二是 “哭闹霸凌” 现象,即学生恐吓教职员工,声称自己敏感和被冒犯了,而实际上他们是在攻击那些他们不喜欢的人。帕克斯顿说,在本案中,带头投诉的学生在一份课堂评估报告中写道,她觉得这门课既难学又无聊。

然而,最值得注意的是,现在校园里的气氛已经蔓延到了我们共享的公共场合里。这是一种雷区的氛围,任何一个失误都可能毁了你 —— 这与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公民言论自由的环境完全相反,而这些是任何真正学习的必要条件。

取而代之的是《教育法修正案第九条》项下的紧张和极权主义的投诉,它将高等教育转变为高等审讯(inquisition),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人都输家 —— 学生和教授都一样。

本文作者特蕾莎·曼宁(Teresa R. Manning)是 ”全美学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 第九条项目(Title IX Project)的负责人。她曾在乔治梅森大学斯卡利亚法学院(Scalia Law School of George Mason University)、基督城学院圣母院研究生院(Notre Dame Graduate School of Christendom College)任教,并在川普政府担任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副助理部长。

原文链接:https://thefederalist.com/2021/04/16/how-one-whiny-student-got-pacific-university-to-fire-a-professor-over-basically-nothing/

事件跟踪:

从帕克斯顿教授的律师罗宾·德斯坎普的推特上,我们看见了刊登在 ”全美学者协会“ 网站上的一份该协会主席彼得·伍德(Peter Wood)今年3月26日致太平洋大学校长莱斯利·哈里克(Lesley Hallick)的一封公开信以及后者4月14日答复的链接。

image.png

image.png

彼得·伍德

伍德主席在信中表示:”全美学者协会“ ”是一个致力于学术自由、无私的学术研究和高等教育的卓越和诚信的学者和公民网络。“

”学生的投诉虽然有时是小事,但必须认真对待。当有人提出指控时,负责任的管理者会收集事实,并尽力做出冷静的评估。当然,这意味着尊重正当程序,必要时还要对投诉者进行一些节制教育。“

”我们 —— 我们的国家,但尤其是我们的大学 —— 在这种品质方面正处于一个糟糕的时期。很小的恼怒几乎在一夜之间变成了很大的控诉。而许多管理者担心会被 ”觉醒“ 情绪的主宰所影响。“

在陈述了上文的事实并补充了一些细节后,伍德主席说:”我的重点将是对帕克斯顿教授缺乏正当程序的问题。你们应该知道,正当程序或基本公平的问题,是《第九条》的一个备受争议的方面,而正当程序保护是根据该法颁布的最新联邦法规的核心。“

伍德指出:”该法律禁止在接受联邦资金的学校进行性别歧视,现在该法律却被用于指控性行为不端的案件,包括 ‘敌意环境’ 类型的性骚扰,在这种情况下,教育机会受到影响,这似乎是这个案子的诉求。近年来,对性侵犯和不当行为 ‘强硬’ 的政治压力导致许多学校对那些被控违反《第九条》的人进行轨道化处理,拒绝给予他们无罪推定、查看证据的权利和现场听证的权利。“

伍德接着说:”从2017年到2020年,前教育部长伊丽莎白·德沃斯(Elisabeth DeVos)通过提出并最终确定了一项新的联邦法规来解决这种充满争议的情况,该法规于去年8月生效,该法规要求那些被指控违反《第九条》的人获得基本的正当程序保护,比如上述的保护。这项条例不仅酝酿了三年,而且还收到了超过12.5万条公众意见,公众参与度空前高涨,被要求审查的四位联邦法官认为合法合理。简而言之,这项规定经受住了政治和法律的双重审查,现在对任何接受联邦资金的学校都有约束力,包括太平洋大学。“

”帕克斯顿教授的案件现在作为《第九条》的问题进行,因此受这一规则的管辖。从各种迹象来看,太平洋大学无视了其中的许多规定,包括帕克斯顿教授的无罪推定,但也无视了他及时了解对他的指控细节的权利,特别是与此相关的是,他有权不遭受任何会造成负担的措施。将他立即除名并禁止其进入校园可以说是该规则力图避免的那种负担性措施。“

然后伍德主席指出了太平洋大学对帕克斯顿教授的处理与联邦新条例规定相抵触的具体条款。

伍德主席说:”我们认为太平洋大学在此案中的行为是多么的令人担忧和反感,如果考虑到帕克斯顿教授是贵校教师中一位长期的、有成效的成员,而这些行为显然是为了满足贵校中政治正确的势力,那就更令人厌恶了。高等教育机构如果要向学生灌输类似的高尚品格,就必须遵守公平竞争和正当程序的标准。“

伍德还说:”我理解,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所大学可能会在像这样的 ‘道德恐慌’ 中跌倒。一群愤怒怒的学生,即使他们的目标从根本上来说是不公正的,也会闹得沸沸扬扬,制造很多麻烦。对于一个机构来说,往往比较容易就跳到答应暴民要求的短期解决方案上。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个非常短期的解决方案。暴民本身很少会被长期安抚,而对机构的声誉损害可能是持久的。不幸的是,这正是 ‘全美学者协会’ 的作用所在。我们将把太平洋大学的行为作为我们的工作,在未来的很多年里,让公众关注。在法庭上进行的诉讼是一回事,公众对太平洋大学及其负责任的管理者的评估中则是另一回事。我们将把尽可能广泛地让公众了解这些事件作为我们的责任。“

伍德主席最后说:”我敦促你们恢复帕克斯顿教授的职务,并以尊重他的正当程序权利和他为太平洋大学服务的方式处理任何有关他教学的问题。“

太平洋大学校长莱斯利·哈里克(Lesley Hallick)女士的回应则是以学生的投诉除了帕克斯顿教授所说的轶事之外还有其他指控为由,拒绝了所有对该校的处理方式与《第九条》执行法规相抵触的意见。

《北美保守评论》:小编第一次了解《第九条》是因为2015年小编所在的高中学区一名”跨性别“ 学生在激进组织 ”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 的纵恿下,向当时奥巴马政府教育部的 ”民权办公室(OCR)“ 控告学区禁止他进入女更衣室是对他的 ”性别歧视“ ,违反了《第九条》。

然而《第九条》讲的是 ”任何人不得以性别(Sex)为由被排除在接受联邦财政援助的任何教育方案或活动之外,被剥夺福利,或受到歧视。“ 倡导LGBTQ运动的激进分子硬是把这里纯粹客观的生理性别(Sex)扭曲成了主观的 ”自认性别(Gender Identity)“ , 而奥巴马则随后以总统行政令的形式,强令全国公立学校接受这个解释,允许 ”跨性别者“ 自由选择厕所更衣室。

川普总统就任后随即撤销了这条行政令。

令人惊叹的是如今《第九条》又被延伸来支持以 ”性行为不当“ 为由限制公民的言论自由 —— 一个终身教授居然会因为说多年前在街上看见几个男人装扮成女性,而被控 ”性行为不当“ ,因而被解雇。

”性行为不当“ —— Sexual Misconduct,意思是一方在另一方不愿意的情况下进行性骚扰,如暴露性器或关于性的语言挑逗等等。帕克斯顿教授所说的轶事与 ”性行为不当“ 没有半点关联,而他竟然为此失去了教职。

我们无法想向,在美国大学校园里,”政治正确“ 已经成了怎样的一种白色恐怖,而这种白色恐怖已经迅速扩大到了公共场所!说不定哪天本刊也会因为这篇评论被告上法庭,我们似乎已经回到了50年前的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