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怕的妻 非把普娃“扶”上清华北大 最后……

e学堂 09-28 10:21+-

孩子考上武汉大学,本来是件皆大欢喜的好事,孩子妈妈却为此闷闷不乐。这是为什么呢?

原来,文科出身的妈妈,几年来,每天争分夺秒,硬逼着自己学习高中艰涩的物理化知识,就为了能更好地辅导学理科的儿子,并实现“让孩子考清北”的梦想。

妈妈付出的双倍努力,有时甚至让人恍惚:这个家,究竟谁才是考生?到最后,儿子无缘清北,妈妈倒成了“超级妈妈”......

孩子爸爸是国家一级作家,他用本文回顾了妻子带儿子勇闯“学霸路”的亲身经历,字里行间,有无奈,有幽默,有对妻子的心疼,有对儿子的理解……

把中国千千万万家庭的“困境”,无比真实地捕捉了下来。

应长郡中学(湖南长沙省重点)儿子的高三班主任舒老师之约,写下这篇文章,希望对后来者有用。

希望家长在注意孩子学习的同时,还要狠抓“私字一闪念”,那些顽皮的熊娃,太能整事了。

image.png

她有一个梦想

让儿子上北大或清华

儿子高三的班主任一直很好奇,一个文科妈妈如何亲自辅导一个理科娃?

他建议妻子写出来,给后来者参谋参谋。

我向妻子传达了舒老师的意思,她叹一声,说:

“还写什么呢,回想起来,眼角眉稍都是泪!”

儿子考上武汉大学,其实全家人已经满足了,特别是我爸妈,简直眉飞色舞。

惟独妻子,有一种深深的失落感。

因为从进高中开始,她就把目标定在了北大清华。

说起来,我家的孩子实在是太普通了。

小学在火星小学,成绩是中等偏上,那时候,我们总觉得对一个智商高的孩子来说,小学这点知识,实在不算什么,初中稍微努力一下,就会赶上去。

而如果智商欠缺,小学成绩抓得再好,到了中学,一样会稀哩哗啦往下掉。

那时我们把重点放在了钢琴上。

让我们着急的是,儿子对什么都没有浓厚的兴趣,学什么都是被动的,一副无可无不可的样子。

就是说,你安排他学,他不会拒绝,也不会认真,一直游离在事物表面,不去深入核心,哪怕是打乒乓球,学滑冰。

你不让他学,他会立马打住,连一丝留恋都不会有。

而一个孩子是否天赋异禀,从小其实是能看出来的。

除了有高智商外,还有就是,对外界一项或多项事物,有着强烈的兴趣。

在做某件事时,注意力高度集中,并且不屈不挠,持之以恒。

这三项(高智商、强兴趣、毅力),儿子都不具备。

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知道他不是牛娃。

钢琴是他自己选的,但他一直不在状态。

妻子想以此乐器为工具,对他进行艺术熏陶的同时,还要锻炼他的心性,培养他的意志力、注意力和精细度。

从六岁学到十二岁,马马虎虎,过了八级。

在整个练琴的过程中,几乎每周都要哭上二三次,把他奶奶给心疼得。

小学毕业时,我们知道,相对于儿子平庸的成绩来说,我们更失败的地方在于没能借助钢琴,将他的主动性和自控力,给培养出来。

这对家长来说,中学就要准备吃大苦、打硬仗。

一入学,长郡双语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

儿子的学号为40号,这意味什么呢?

意味儿子的入学考试在班上58个同学中,成绩排名40。

就是这么残酷,这个学号,要烙在身上整整三年。

从结果来看,考上重点高中的基本是学号排前20名的,我家儿子中途咸鱼翻身才挤进一个机会。

对儿子来说,能进重点初中,已经超过他的预期了,他完全心满意足了。

对他来说,在平行班也许更惬意一些。在他身上,我们很少看到牛娃必备的荣誉感。

有一个让我们颇感绝望的笑话,就是每次考试,不管好坏,他都不会关注旁边的分数。

如果我们问他,他就会不耐烦地说:

“别人多少分,管我什么事?这又不是考试范围!”

是的,半点虚荣心都没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啊!

初中三年,我们接到班主任的投诉不计其数。

到了初三,连他的班长都向我打了几次电话。

为了督促他学习,我们恳求班主任,派一个学习成绩好的女娃跟他同桌。

结果,这个女班长常向我打电话说:“叔叔,你们家XX,今天又贪玩了。”

就是这样一个皮赖小子,妻子仍对他寄予厚望,目标:北清。

彪悍的老妈

是坚定的执行者 

妻子有一句话经常挂在嘴边,她说:

制定了目标,就没有达不成的,关键在执行。

我很少看到有人比我妻子的执行力更强。

对她来说,儿子怎么样,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她自己怎么样。

她认为,只要她自己做到位了,儿子要继续中考神话,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她有这个信心。

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一个文科妈妈开始了她和儿子的高中生涯。

我们是初二开始陪读的,陪读的效果,显然被妻子放大化了。

知道中考成绩的当天,我们就去长郡附近租了高价房。

image.png

房东老太太,种种刁难,年年涨价,这里就不吐槽了,这里只谈学习。

我们夫妻俩,高中学文科,大学又都读中文系。

但儿子的基因里却没有文艺细胞,他对汉语的魅力,完全体会不到。

从小学开始,我们就知道,他是一个理科生。

高一不分文理,儿子在平行班,成绩大约排在7、8名左右。

全校排名,大约在300至400名之间。最好到了200名,最差到了600名。

他们年级一共有1200多名学生。整个高一,数理化英,我们都请了一对一家教。

按妻子的话说,就是专业的事,还得请专业的人来干。她的知识余额,实在不足以支撑她从初中辅导到高中。

我认同她的话,无非是出钱而已,虽然一周要掏1000多元,但也咬牙认了。可一年下来,儿子的成绩,莫说北清,就连湖南大学,都要靠运气。

别看长郡每年考北清的很多,但大多数是竞赛生,非竞赛生总分不排进前50名,想考北清,难度很大。

儿子在一周一次的家教中,成绩看不到任何起色。

既然家教不行,妻子不得不改变策略,只能舍得一身剐了,还得像初中一样,自己来教。

舒老师很奇怪一个文科生妈妈,事隔26年,怎么还捡得起物理化英?

那是因为从初中入学开始,她就没有放下过课本。

她耗在课本里的精力,也许比儿子还要多。数理化,她是从初中就开始重学了。而英语这几十年,她一直没放下。

高一虽然丢掉了课本,但家教老师来辅导,她怕儿子听不懂,都是陪着一起听课。

往往是上完课,儿子什么问题都没有,她却有一肚子问题,向老师问过不休。

以致老师都要恍惚,这个家,究竟谁才是考生?

何意百炼钢

被“逼”出来的“天才”老妈

自从决定自己教后,我们也不让儿子上晚自习了。

即便晚上有课,也不去。

要展开自己的“北清布局”,妻子需要除课堂之外的全部时间。

她上班的地方到出租房,大约40分钟的路程,要先搭摩托5分钟,再地铁25分钟,然后步行10分钟。

当然,也经常打的。就为了中午给儿子辅导20到30分钟的功课,并监督他午睡。

看他睡着了,妻子又返回单位,下午继续上班,晚上又急急赶回。

image.png

高中三年,风雨无阻。窦蛾的冤情曾感天动地,妻子这份可怕的执行力,是否感天动地,我不知道。

但我每次想起,都会泪目,喉咙发涩。懵懂的儿子,对不起他妈妈这份比钢铁还硬的执着啊!

三年时间,她的青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白。

在一张很大的饭桌前(不是房东的,是从我家搬过来的),儿子坐一头,娃妈坐另一头。

她一只眼监督儿子学习,另一眼自己学习。不监督不行啊,儿子太爱开小差了。

一不留神,就东搞西搞,或发呆发痴发笑。娃妈的学习与儿子的学习并不相同。

儿子重在演算,妈妈重在对答案,并弄懂弄通错题,然后抽时间给儿子讲解,再把错题整理归类,打印出来,隔几天或一周,让儿子重做。

如此反复训练。他俩一个像运筹帷幄的军师,一个像决战疆场的战士。

image.png

图片来源:电影《全城高考》

我们都知道,这其实并不好。

儿子也需要靠这些习题,锻炼自己归纳总结的能力,以及对错误的判断力和吸收速度。

但是没有办法啊,我们没有时间让他自己折腾这些了。就算是拔苗助长、饮鸠止渴,这两年,我们也认了。

遇到妻子自己不懂的题目,就在手机上查解题神器。如果还不懂,就让儿子第二天上学去问老师,回家后,再告诉她。

为什么还要告诉她?

一方面是检验儿子是否问了老师,是否真懂了。

另一方面,她自己不能留下任何一个知识死角,因为她比儿子更需要触类旁通,才能在讲题时侃侃而谈。她还把全国几乎能买到的数理化资料,全部买回来了。

高考完后,我们给费品站送去了几百斤复习资料和习题集。买回来,不是给儿子做的,而是给她自己归纳、对比、总结用的。

她要把最具代表性的题型和题目挑出来,再让儿子做。所以,其实最后我们送费品站的习题集,绝大多数都是崭新的。

但儿子的时间,却得到了最大的优化。她能掌握的时间,实在太少,她不想浪费一分钟!

高二那年,儿子的成绩突然腾飞。

她的班主任刘老师根本不知道其中的奥秘,出于对儿子的关心和爱护,她经常向我们反映儿子在学校的种种“劣迹”。

可后来,她发现没法说了,因为儿子在班上的成绩已遥遥领先,有时拉开班上第2名的几十分。

全校排名,他几乎全在200名之内,时不时就杀进了前100名。

没在长郡平行班读过书的人是不知道的,一个平行班的学生要杀进年级前100名,有多难。

儿子同桌的妈妈,对自己的儿子说:“你看XX的成绩多好,你要向他学习呀!”

同桌既委屈,又愤怒,冲着他妈嚷:

“我跟他学什么呀?!他老被老师批评,上课不是讲小话,就是睡大觉!

可人家就是聪明呀!就是成绩好啊!我跟他学什么啊!啊啊?!”

他哪里知道,每到晚上,儿子的时间被严格规划到了以每分每秒计算。

并且,我们从没在十二点半之前睡过觉。没错,儿子的理解能力是还不错,说他聪明也对。

但他绝对没有他同学想象中的那么聪明。自觉的孩子拼自己,不自觉的孩子只能拼爹妈。

image.png

图片来源:电影《全城高考》

到最后,高中的知识点,要说解题速度,孩子妈自是不能跟儿子比,但说到融会贯通,十个儿子,都不如他老妈。

数理化的那些东西,我是看不懂的。

但我坐在一旁,每次听妻子给儿子讲题,发现她毫无滞碍,且旁征博引,举一反三,非常自信。

那时我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反复在唠叨:我老婆是个天才啊!是个天才啊!尽管这个天才是被逼出来的。

儿子后来上了武汉大学。

但我百分之百、千分之千敢肯定,若是让我妻子去考试,只要多给她一倍的时间,她绝对能考一个比武大更好的大学。

伟大的母爱!可怜的父母心哪!每每想起这个,我心里对儿子就恨意难消。

他真的辜负了她呢,太可惜了。

娃妈的执行力没有问题,可她太自信了,因为高考不是一个人的战斗啊,决策者再好,拼刺刀的,还得是战士啊。

战士必须具有钢铁之心,才能神挡杀神,佛挡斩佛。

可在儿子的内心深处,从来就没把北清当作自己坚定的目标,他总以为那是学霸们的事。

尽管他的成绩,已跻身于学霸之列,可他依然不把自己当回事,不把青春当回事,不把未来当回事。

娃妈难哪! 

功败垂成

该到放手的时候了

长郡中学是一年一次分班,按一年总成绩来。

如果儿子的状态一直在线,那么高三,都有可能杀进重点A班。

重点A班两个班,共110人。

儿子在高二暑假来临之前,偷偷地拿他老妈的钱,买了一部手机。

妻子虽然对时间的精打细算,让人瞪目结舌,但对金钱,她完全是个马大哈。

这部手机,整整伴随了儿子三个月。

结果高三入学考试,儿子的成绩突然下滑到了300多名。

与重点A班失之交臂,只能进重点B班。

后来直到高三的班主任缴了他的手机,我们才如梦初醒。

对重点班的班主任舒老师来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一个孩子这么贪玩,居然也能杀进重点班?

对于我们寄予在儿子身上的殷切期望,舒老师也是醉了,他顾左右而言他,是怕打击我们的积极性啊。

在舒老师心里,其实早就判了儿子北清“死刑”,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如果北清生在高三的时候,还可以放肆玩手机,没有一点自制力,那这样的北清,也太不值钱了。

他几乎年年带毕业班,北清生是个什么样子,他见多了啊。

一个人不论有多聪明,但在此时此刻,不把自己脑力和体力榨至极限,能上北清?当北清是天上的馅饼吗?

可缴了手机的儿子,马上就颠覆了舒老师的认知。

在最近一次月考,儿子冷不丁就从上一次的200多名,跳到了年级前30名,取得了重点B班第一名的好成绩。

也许正是这次月考让他记忆深刻,所以舒老师才希望妻子把她的家教经验写出来。北清,真的触手可及了,一家人颇为振奋。

但这次月考,再次成为儿子的转折点。

他的心态又一次放松,并且,又买了一部手机,与班上一个最差的同学迅速打成了一片。

因为那同学也有一部手机,两人交换打游戏吃鸡的经验,不亦乐乎。

等到高考后,我们才发现他还在网上开了微博,有时微博的发出时间,居然是凌晨两三点(那时他不应该在睡觉吗)。

有时微博的发出时间,居然是上午九十点(那时他不应该在上课吗)。

然后,这个傻小子,因为考过一次第一,居然还被班上一个浪漫的小姑娘瞄上去,天天给他写纸条,让他帮她解数理化题目。

两人一起展望未来,高考完后,要如何看星星,看月亮。

再然后,他还稀里胡涂加入了一个网群,里面全部二次元的人物,磕药的有,男扮女装的有,看日本耽美小说的有。

他完全被吸引过去了。

再然后,他突然对自己螃蟹般的字迹厌恶了,他喜欢上了一种叫童体的字,每天上课,一心练字。

等到我下次再去开家长会时,误以为自己坐错了位子。

他的课桌上看不到什么演算稿,全是练字的纸张,上面的字,清清秀秀,干干净净。

让我恍惚觉得,这是在一个书法班。

这些事,都发生在妻子绞尽脑汁,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时候。

可无论她怎么努力,儿子的成绩再也杀不进100名了,一直在250到120间徘徊。

等我们发现真相时,离高考只剩一个月了。

我们谁也不怪,不骂他,不打他,如果打骂有用,他也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当然,我们也不责怪那个特别主动的女孩。

毕竟,爱情是没错的,爱情也是美好的。

尽管儿子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尽管它来得根本不是时候。

我们直接把儿子带回家,白天也不去学校了。

一个月在家里,自己辅导,上午两套试卷,下午两套试卷,由我父母监督。

中午和晚上,妻子回来对答案,讲题。

我们都知道,没有北清了。但高考还在,最后仍然要拼一把啊。

儿子的高考成绩,最终定格在年级220名左右。

妻子叹一声说:顺风顺水的北清生家长,不一定是真正的教育家。

失败的孩子,才是孕育教育家的摇篮啊。

满满当当的教训,最为珍贵。

幸福的家庭是一样的,因为他们都有一个省心的孩子。

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因为那些不省心的孩子,各有各的皮赖。

我表示附和:

高考成功的家庭,是家长先射箭,孩子后画圈。所以看起来箭箭都中靶心,这就是他们的经验。

而高考失败的家庭,是孩子先画圈,家长后射箭,非得要有神箭手的本领,才能射中熊孩子画下的魔圈啊。

稍有不慎,就箭出圈外了,所以是满满的教训。

妻子听了,先是笑。然后捂嘴哭了,大哭。

我向前抱住了她,我懂她的不甘心。

但我们越俎代庖已太久太久,是该到放手的时候了,以后,成龙成虫,就看他自己的缘法了。

如果可以重来,那我们必不会像现在这样。

可惜青春不再,盛年不再,我们没再养育一个孩子的气力了。

只能写下来,让后来者引以为戒。

我们甚至都不知道错在了哪个环节。

只能怪前世德修太薄,这一世,上帝派一个“坏小子”来惩罚我们。

好在,明知他缺点缠身,我们依然爱他。

  • 最新评论
  • pzzdm

    真正的牛蛙都是自推型的。凡是推上去的到了大学就完蛋了

    屏蔽 举报
  • pzzdm

    这家长是煞笔,都是推的才学成这样。如果不推那简直就是社会青年。等到了武大,你还能推吗?所以将来这孩子大概率是个废物。想老子当年,家长完全不管(多半时间都在出差),都靠自己学,老子多个全国竞赛拿了奖,回来高考也考上了北清中的一所。

    屏蔽 举报
  • 叽叽喳喳

    中国人只拿过一个诺贝尔奖,还是抄袭本草纲目的。

    屏蔽 举报
  • foxnews

    中国人培养出了很多“伪天才”,同时扼杀了很多真正的“天才”。可惜真正的天才是培养不出来的,却是能够被扼杀的。这就是为什么称之为“天才”!

    屏蔽 举报
  • 朝鲜廉洁

    一个诺奖都拿不到,玩儿蛋去吧!

    屏蔽 举报
  • 朝鲜廉洁

    在世界大学舞台上,清华就是个跑龙套的。

    屏蔽 举报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