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球员昏迷39年辞世 与妻谱写最凄美爱情故事

香港01 2021-09-07 12:22+-

1.jpg

世事往往以最意想不到的方式展开。

一个非紧急的膝部手术,不合时地遇上医院一次罢工。人手不足之下,一个前足球员,遇上一个考试不合格的见习医生。一次医疗失误,他再没有醒过来。

悲剧改写他的一生,全家命运就此改写。就算长期昏迷,妻子依然没有放弃,拒绝为他安乐死,每天以爱灌溉,历时39年直到他生命终结一刻。

1982年3月17日,退役不久的前法国国脚尚皮耶阿当斯(Jean-Pierre Adams)开始为未来打算。参加教练课程期间,他弄伤膝部韧带,于是排期到医院做手术修复。

他在塞内加尔出生,10岁那年随祖母移居法国,到埗不久获得当地一对夫妇收养。童年生活贫困艰苦,一边读书,一边在橡胶厂工作。

足球为他的人生打开一扇窗,在业馀球会踢出名气后,获法甲球会罗致,先后踢过尼姆、尼斯和巴黎圣日耳门。1972年效力尼姆期间,首次入选法国国家队,他是高卢雄鸡首批黑人球员之一,与队友车素(Marius Trésor)组成的中坚组合,获誉为“黑守卫”(La garde noire) ,德国传奇名将碧根鲍华曾讚赏,二人是当时“全欧洲最佳中坚组合”。

2.jpg

尼姆是尚皮耶阿当斯效力的首间法甲球会,亦是在期间入选法国国家队。(Twitter)

4.jpg

司职中坚的尚皮耶阿当斯,是首批入选法国国家队的黑人球员之一。(Twitter)

5.jpg

尚皮耶阿当斯22次代表法国国家队,曾被视为欧洲最优秀中坚之一。(Twitter)

7.jpg

尚皮耶阿当斯妻子Bernadette在Instagram分享丈夫昔日的出场照片。(Instagram@bernadetteadams)

正当他仍为业馀球员时,在一次舞会遇上她,不同肤色的爱侣在那个年代难以被祝福,但尚皮耶阿当斯与后来成为他太太的Bernadette爱得难解难分。Bernadette向CNN承认,“最初我的家人无法接受,当时黑人男子与白人女子在一起不被看好。”

当时正值法国变革的年代,1968年刮起的一场5月风暴(May 68),文化和社会产生重大改变。“我们开始一起住,然后决定结婚。我写信通知父母,母亲邀请我们共晋晚餐。”自此之后,一切逐渐变好。两人在巴黎枫丹白露(Fontainebleau)同居,1969年结婚,尚皮耶阿当斯那年只得21岁。

6.jpg

尚皮耶阿当斯一家三口。(Twitter)

他的足球生涯高开低走,没有影响爱笑的尚皮耶阿当斯享受人生。退役后决定当青年队教练,不料弄伤膝部韧带,到医院做手术那天遇上职员罢工,麻醉科医生分身不暇,同时要照顾8个病人,遂将他交由一个因考试不合格未能升班的实习医生手上——麻醉科医生与这个实习医生连串失误,导致尚皮耶阿当斯心脏病发和脑出血,自此再没有醒过来。

那个实习医生后来承认,“我没有能力应付交托给我的工作”,如此重大医疗失误,他和麻醉科医生直到出事后10多年,1990年代中期才被判罚,当地法院裁定二人缓刑一个月,罚款750欧元。

尚皮耶阿当斯在手术15个月后出院,回到位于尼姆的家中。他长年昏迷,口不能言,四肢不能动,却可自行呼吸,也可张开眼睛和咀嚼食物。太太Bernadette每天细心照料,天天为他换上新的衣服,转动身体和抹身。安乐死或许会令全家人轻鬆一点,但Bernadette一直拒绝,坚信昏迷中的丈夫尚有知觉。

间中Bernadette不在家睡,看护会察觉到尚皮耶阿当斯的情绪转变,“他会感觉到不是我喂他吃饭和照顾他,看护告诉我,他跟平时不同。”Bernadette说,“我认为他有感觉,他一定能够认出我的声音。”

今年3月是他的73岁生日,Bernadette细数,“家中没有人会忘记给尚皮耶礼物,生日又好,圣诞节和父亲节也是如此。”一个昏迷多年的人,到底需要什麽礼物?“我们会买T恤或裤子那样的礼物给他,因为我每天都会为他换衫。我也会买一些东西点缀他的房间,例如漂亮的床单或一些香薰。”

她或许有点傻,守在丈夫床榻足足接近40年,拒绝放弃最爱的男人。她14419天的坚持,并未出现奇迹,他最终没有醒过来,9月6日辞世长眠。

残酷的现实在前,世俗眼光视她如不切实际的傻子,不过直到尚皮耶生命最后一刻,Bernadette都谨守二人52年前结婚时的誓言,谱写出一段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

天主教结婚誓词:“从今以后,环境无论是好是坏,是富贵是贫贱,是健康是疾病,是成功是失败,我要支持你,爱护你,与你同甘共苦,携手共建美好家庭,一直到我离世的那天。我现在向天主宣誓,向你保证,我要始终对你忠实!”